2018-03-28  居延安:从“格物致知”到“破格开智”|博物馆下午茶第123期

2018年3月16日下午,第123期博物馆下午茶活动在并购博物馆成功举行。本次活动特邀美国中央康州大学终身教授、复旦大学新闻学院国际新闻教研室原主任居延安先生莅临主讲,从“格物致知”到“破格开智”,分享他“国学三十年,西学三十年”的人生智慧。近百名社会各界人士到场参加,数万名观众通过直播平台在线观看。


格物致知

“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格物致知’四字出自《大学》”。活动开篇,居延安教授即深入浅出地阐述了自东汉的郑玄到南宋的朱熹,再到明代的王阳明与清代的印光法师等历代大儒对于“格物致知”四字的精道解释,引经据典地解说了作为儒家最高价值之“格”字尽管一脉相承但众说不一的代表性诠释,而后将“格”字今解为“用一定的标准、尺度或规范来探究审视万事万物,以获取知识和对事理物理的感悟。”让大家渐渐拨开“格”之迷雾而豁然开朗,随后提出的“凡事皆有格,遍地是‘格格’”独树一帜的观点更是引得现场观众连连称赞。



“格”的悖论

随后,居教授又提出了另一种观点,即“格”的悖论。他阐述道:格物致知,不格物何以获得知识?不格物何以参悟人生?然而,有了格,世上万事万物,包括人,又一一被匡正住了,失去的是自由和对现存秩序和规范哪怕是颤颤兢兢的挑战。失去了自由和向现实世界的挑战,何以获得新的知识?何以参悟变化中的人生?格,成了世上最大的悖论。



破格开智

“‘格’,是一张格网,制约着人的思想和行为,形成了我们民族的“集体无意识”,而我们需要打破格的禁锢与约束,为“破格开智”找到机会与动力,格的生命在于开放和超越,不该是禁锢创新的镣铐桎梏,而思想勇气乃破格之母,坚定不疑的信念尤为重要。”居教授表示。


“格可格,非常格;大道无道,大名无名,大学无学,大法无法,大格亦无格,人类文明是历史的、沉淀的,传统是对时间的特殊表述,天下没有全新的东西,新‘格’寓于旧‘格’中。我们不能没有历代先贤大儒的‘格’,但如果被这些‘格’束缚住,就不能出精品,而且,只能一代不如一代了”。从“格物致知”到“破格开智”,居教授旁征博引,用浅显易懂的大众语言给大家清晰地阐述了晦涩难懂的大家哲学。


“格,应该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不该是掣肘的羁绊;格,应该是通向真理的众妙之门,不该是禁锢创新的镣铐桎梏;格,应该是花丛中飞舞的精灵,不该是收藏夹里压扁的标本;格,不是插在花瓶里的一束塑料花,而是一棵扎根大地的树,阳光下,风雨中,成长着”居教授意味深长地讲道,随之提出“格的生命在于开放”“破格来自思想勇气”等精彩观点。


“从“格物致知”到“破格开智”,两个既有联系又很不同的人生哲理、学习方法,无所谓对与错、优与劣,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亦可同时运用。”,最后居教授总结道,“就我一生而言,我不是一个称职的教授,我只是一个喜欢学习的职业学生。国学三十年我实践了格物致知,西学三十年我尝试了破格开智。


主题演讲在资深媒体人林沙老师“莫问乡关何处是,听任潇潇雨落声”居教授著作《莫问乡关》序的深情朗诵中缓缓进入尾声。



每当下雨时,总要听那滴答声,那潇潇声,听着听着,那雨就像落在了我心里,一点一滴地渗入,把我乡愁的焦躁稍稍地抚平了些,这真是:莫问乡关何处是,听任潇潇雨落声。

——《莫问乡关》散文序




互动交流

在最后的互动交流、大师面对面解惑答疑环节,居教授与观众进行了热烈互动,就现场观众及在线观众所提出的问题进行了一一解答。“传统制造业如何运用国学智慧管理企业?”“在进行企业管理时,是该‘格物致知’?还是‘破格开智’?”“如何把握坚守与创新的关系?”等等问题均在与居教授的对话中逐一被解惑。现场提问的观众均获得居教授亲笔签名著作《公共关系学》、《道德经》英文版及《莫问乡关》。


博物馆副馆长唐蔚给居教授赠送博物馆礼品

今天大家齐聚并购博物馆,是论道国学,也是智慧对话,更是帷幄新时代。感谢居教授“国学三十年,西学三十年”的智慧分享,也感谢百忙中赶到活动现场的和通过直播在线观看的博物馆友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