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28  【精彩回顾】傅蔚冈:金融科技的能与不能|博物馆金融大讲堂第119期· 苏州


7月28日下午,第119期“博物馆金融大讲堂”在中国基金博物馆成功举办,邀请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执行院长傅蔚冈,带来主题演讲——金融科技的能与不能

本期“博物馆金融大讲堂”由中国基金博物馆主办,指导单位为苏州工业园区金融管理服务局,媒体支持单位为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网站。共有来自社会各界的200余人现场参与,感谢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支持!


主讲嘉宾


傅蔚冈

上海金融与法律研究院研究员、执行院长


技术革新与金融服务

对大多数经济体而言,拥有一个更多元化的金融组织体系,成本仍然是拓展实体服务网点的一个重要障碍。

从中国、印度尼西亚、马尔代夫等国的船载银行、摩托车银行、汽车银行,到越南的移动自动取款机,再到印度、俄罗斯等国具有支付功能的售货亭,都是创新手段和方式的运用。

技术、新商业模式和不断改进的监管方式,它们的结合有助于金融服务提供者以较低的成本为普通消费者提供更便捷的金融服务。


金融科技是什么?

概念界定

金融稳定理事会(FSB)于2016年初对“金融科技”作出定义,即金融科技(FinTech)是技术带来的金融创新,它能创造新的业务模式、应用、流程或产品,从而对金融市场、金融机构或金融服务的提供方式造成重大影响。

金融科技强调将技术作为服务金融产业发展的手段,在具体应用和发展过程中,仍需遵循金融市场运行的基本规律。


要素解读

影响金融的科技

BASIC:

Blockchain(区块链)

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

Security(安全)

IoT(物联网)

Computing(计算)

ABCD:

Artificial intelligence(人工智能)

Blockchain(区块链)

Cloud computing(云计算)

Data  (大数据)


与市场结构相关的金融创新

技术供给:

应用插件(APIs)的使用

移动互联网和智能手机

云计算

制度供给:

更加审慎的监管

监管套利


金融科技能否改变金融?

迄今为止,金融机构与金融科技公司之间是互补合作关系。

金融科技公司通常没有足够的机会获得对成熟金融细分市场中已建立的金融机构构成严重竞争威胁所必需的低成本资金或客户群。

合作伙伴关系允许金融科技公司在相对较小的情况下运营,并且取决于管辖区和业务模式,不受某些金融监管的影响,同时仍然可以获得客户群。与此同时,现有企业可以获得提供竞争优势的创新技术。

金融科技的分布领域


BigTech的挑战

庞大的客户网络,并享有名称认可和信任。使用通过社交媒体等其他服务生成的专有客户数据来帮助根据个人客户的偏好定制他们的产品。

结合强大的财务状况和低成本资本,BigTech公司可以在金融服务领域迅速实现规模扩张。在存在网络效应的情况下尤其如此,例如支付和结算,贷款以及潜在的保险。

交叉补贴可以使BigTech公司以较低的利润率运营并获得更大的市场份额。





政府能为金融科技做些什么

——以互联网发展为例

日本为何诞生不了互联网公司

谷歌和雅虎担心日本的版权法会判搜索引擎违法,因此他们将日本的搜索服务器不是放在日本。

--Naoya Isoda, Copyright Infringement Liability of Placeshifting Services in the United States and Japan, 7 Wash. J.L. Tech. & Arts 149, 152 (2011).

日本的计算机教授建议他的学生在海外出版他们的软件,而不是在日本。

--Yoshiyuki Tamura, Law Professor and Dir. of Research, Inst. for Info. Law & Policy, Hokkaido Univ., Presentation at the Renmin University International Forum on the Centennial of Chinese Copyright Legislation: Rethinking Copyright Institution for the Digital Age: Japanese Perspective 7 (Oct. 14, 2010)

法律才是关键性要素

平台责任版权隐私是影响互联网发展的几个关键法律要素。据此,我们可以得出一个初步结论:发展金融科技的关键在于完善法律环境


学界探讨法律与硅谷的成功二者内在关联


从金融科技回看金融

一、交易特性:以借贷、股票、基金、债券、期货、期权为代表的金融,就是跨时间、跨空间的价值交换,所有涉及到价值或者收入在不同时间、不同空间之间进行配置的交易都是金融交易。

二、与金融科技相关的误解:

(一)向极贫困人口提供信贷会减少贫困?

——“很难对通过以信贷为基础的干预会显著减少慢性贫困保有持久的希望。慢性贫困通常并非由于信贷或其他市场的‘失灵’,而是由于要素的低生产力,以及非劳动力要素的人均禀赋不足。假如这些条件盛行,那么,即便所有要素、产品和信贷市场都反应完美,仍不免陷于深重的慢性贫困。”(Claessens, Stijn, and Enrico Perotti, 2007; and J. Morduch, 1999.)

——基于20世纪90年代的数据发现,最发达的20个国家的自我雇佣率为14%,而最贫困的20个国家自我雇佣率则为43%。(Collin, 2002)

——中国的绝对贫困率从1980年的60%下降到2005年的20%。从统计上看,贫困的减少是伴随着生产率和工资的增长,以及自我雇佣率的下降而实现的。(World Developmment Indicators 2007)

(二)中介都是增加成本

——关于互联网金融的误解也很多,其中一个误区是互联网使金融服务“脱媒”,狭义理解是“淘汰掉银行这个金融中介”,广义理解就是“把金融中介都淘汰掉,实现资金供与求两方的直接对接交易”,脱媒就是金融的P2P化。

——金融的媒介化发展跟三大变化有关:1)交易的物理空间的扩大;2)交易的人群范围的扩大(在越来越多的陌生人之间进行);3)交易量和金额越来越大,这也增加了分散风险的需要,促成专业化的金融中介发展。

——陈志武:《互联网带来金融脱媒吗》


中国基金博物馆

向傅蔚冈先生颁发“博物馆导师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