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18  【精彩回顾】第67期江湖 | 颠覆者周鸿祎:从“超级熊孩子”到“互联网英雄”

2018-01-17互联网金融博物馆


2018年1月17日,第67期江湖沙龙在互联网金融博物馆举办。本次江湖沙龙特邀360集团创始人兼CEO周鸿祎做客互联网金融博物馆,演讲主题为“从‘超级熊孩子’到‘互联网英雄’”。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担任特邀主持人,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理事长任志强、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轮值主席王梓木、知名作家范海涛担任点评嘉宾。

 

开场白

 

王巍

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

 

主持人:大家好,今天北京天气寒冷,有这么多的朋友赶来参加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第67期活动,我非常感动。周鸿祎先生刚刚出了一本新书叫《颠覆者》,一个不到50岁的人,写了自传,而且命名为《颠覆者》,这是很有胆量的。他这么多年一路创业走来,激发整个互联网行业精英的关注。他始终是一个值得大家关注和研究的人,因为他让整个社会感到不安全、不自在、焦虑。他最早提出全部免费,我们都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是他真正实现免费,而且在免费当中做出了巨大的市场。他的故事非常非常多,有请周鸿祎自己来谈,为什么开始别人称之为熊孩子,现在又成为了颠覆者。

 

本期特邀嘉宾

 

周鸿祎

360集团创始人兼CEO

 

为什么叫《颠覆者》

我曾经是一个文艺中年,当时给书起名字的时候想叫《好奇心改变世界》,出版社觉得太绕了,后来改成了扎眼、杀气腾腾的三个字《颠覆者》。出版社说这个书名肯定好卖,对我来说,只要能够增加销量,叫什么都可以。

 

颠覆在过去不是好词,但是这几年“颠覆是创新”这个概念逐渐被主流话语所接受。我专门翻阅十九大报告,在十九大报告里面专门有提到颠覆式的技术或者颠覆式的创新,说明今天庙堂之上已经对颠覆这个词的意思发生了一个观点的改变。

 

我还想表达一个观点,就是我觉得我不算一个最优秀的颠覆者,颠覆的创新理论也不是我发明的。但我觉得我是第一个把国外先进理论和中国互联网本地的革命实践结合的。我其实是做了两件事情,一个是颠覆了传统的安全行业,第二件是第一个把颠覆创新的理论像布道一样到处讲。我觉得中国这么多年说来说去就是一个免费沙龙,互联网今天就像我十年前预言一样,是巨头更大、强者更强。大家希望更多的人像周鸿祎一样跳出来跟巨头挑战一下。所以我想把我这些年经验教训分享给大家,教我们很多年轻创业者一个方法论,你也可以颠覆,我们每个人也可以先颠覆自己。

 

颠覆性思维像窗户纸一样,一捅就破,今天我也变成一个油腻的中年,胖的也不得了,带着保温杯喝西洋参,我也渴望能来一次颠覆,当然我觉得这本书命名的意义是希望更多的人读了以后,他们变成新一代的颠覆者。如果这个国家的年轻人,有更多人不再循规蹈矩,有更多的人不再按部就班,大家都能学会一些简单的颠覆式创新的方法论,我觉得

就有可能改变今天这个行业的一些格局。所以我写这本书不是自吹自擂,是分享更多失败的教训,希望以后即使周鸿祎变成一个油腻中年不再颠覆了,但是在你们中间有更多的人成为真正的颠覆者。

 


“摸着石头过河”

有一本书叫《异类》,这本书除了提出一万小时定律,他还讲了一个人成功到底是偶然还是必然。他举了比尔·盖茨、乔布斯等人的例子,发现他们的成功跟电脑有关,他们早出生就会错过机会,晚出生就会搭不上第一班车,所以很多人的成功不是你自己有多么能干,有的时候还是跟命运、跟时间、跟历史大格局、大背景结合一起。

 

我觉得我很幸运,跟互联网20年交织在一起,互联网很多事有的时候我现在还是亲历者。但是我发现虽然写互联网的书很多,但坦率地说,稍微让我看得上眼的书不太多,为什么呢?因为中国企业家写书很多都写自己如何高瞻远瞩、运筹帷幄,在多年前早已看到了今天和未来的历史发展的趋势,普通人看了除了顶礼膜拜没有别的想法。我觉得我有必要写一本书,不一定够全面,但是我力求真实把这段历史个人经历写出来。对于很多希望了解互联网的历史、希望了解中国互联网这一代创业史的读者来说,至少可以做一个参考读本。

 

今天让你顶礼膜拜很多的江湖大佬,甚至比我还牛的互联网领军人物,其实当年在他年轻创业的时候他跟我差不多,也会缺乏对市场很长期的看法,大家也是摸石头过河,应该也犯了很多错误。只不过很多时候人家成功以后,不会写大意失锦州。所以我这本书里面不会写很多成功的内容,更多是面临更大决策的时候是一个懵懂的年轻人怎么边错边试,边试边做。比如当年很多人说老周你怎么想到免费杀毒,一举干掉了两个杀毒厂商,实话说当时我们没有办法,一想到别人做不下去,我们先做了再说,没有太想自己的事。

 

我把当时的真实经历写出来,不是为了让八卦作家寻求一些素材,而是让大家看到其实很多事情的发生不是像你想的那样,但是对于初创的创业者来说,肯定都是摸石头过河,一步一步推演,而不是自己成功策划。我把自己的想法、经验、教训分享出来,真的是想给创业者很多的帮助。

 

 

如何成为“熊孩子”

一是保持好奇心。我觉得每个人从小都有好奇心,最大的问题是很多人活到十几岁、二十几岁的时候就把好奇心丢掉了,如何从小培养好奇心,而且把这种习惯一直留到成年,我认为这是非常重要的。正因为你有好奇心,所以你才能屡败屡战,正因为你有好奇心,你才会对今天很多事情不会觉得不言而喻,是不证自明的,你总在想这个背后的开关能不能动一下,才能真正改进一下。今天很多时候我们教育制度也好,或者说我们的一些做法也好,是不是说把小孩的好奇心抹杀了。我小时候是被赶出课堂最多的小孩,有一次还被赶出学校。也许正因为我和这个教育制度格格不入,使我保持了自己一点点个性。无论什么样的教育制度,不能把小孩子的天性和个性抹杀掉。

 

二是保持主动学习的习惯。我其实觉得我们太多的人读书都有一个目的,不是为了考试,就是为了父母,所以一旦离开了大学,不再考试之后,我们很多人就认为我们的学习生涯结束了。我恰恰觉得,要把学习真正培养成一种习惯、一种爱好,有兴趣的去主动学习、去获取知识,把学习变成终生的习惯,这可能让你一辈子受益无穷。有时候我们家长的教育,或者说学习的制度,让孩子把学习当成一种负担而不是自己的兴趣,这样我觉得很难有学习的效果。

 

最后一点是多读书。我认为养成快速海量阅读的习惯,是一辈子终生获益的。虽然我有很多坏毛病,包括没有耐心、为人不成熟,但是我爱读书,大量涉猎各种书籍。这两年因为公司可能超出了我的带宽,感觉进步不大,就是因为读书少了,否则两年之前我至少每年还能保持读几十本书。特别今年手机让我们快变成睁眼瞎了,但我们每天从手机碎片化的信息里面真的能得到智慧吗?每天的阅读内容充满紧张和不安,我们就觉得手机有很多的信息没有读到,觉得错过了什么。但是我要说还是花一点时间读纸质的书,毕竟在今天任何人都可以发一篇危言耸听的文章在网上到处传播,但在传统的很多书籍里面,作者写出已经证明过后的东西,里面是有真正的智慧和知识让我们学习的。所以你要教育你的小孩不要从小养成碎片化的习惯,不然长大以后的思辨能力都会受到影响。

 

嘉宾点评

 

任志强

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理事长

 

站在中国金融博物馆的讲台上,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告诉你们一定要有独立思考的能力,不要相信台上任何人说的话,包括我在内,我们说的都不是标准答案。如果你按照小学、中学的标准答案去应付考试的话,都被称之为好孩子,因为标准答案能解决很多东西。但是如果你没有独立思考能力,你认为这个标准答案是我不能颠覆的,这是最可怕的一件事情。创新在历史上或者现今社会中永远都是颠覆,伽利略、苏格拉底、哥白尼等等,他们在历史过程当中,颠覆的都是历史传统的东西。只要你对历史提出问题,通过独立思考去想一些东西的时候,你就是颠覆。社会进步从哪儿来的?社会进步来自于颠覆。真理从哪儿来的?就是从不断追求和认识当中推翻过去中来的。过去我们认为蒸汽机就是世界最高的技术,后来我们认为电力是,现在认为互联网是,互联网之后发现还有人工智能,紧接着量子,包括以前很多的东西,大家认为是高科技的东西,或者常识的东西都颠覆掉了,所以创新就一定是一个不断颠覆的过程,才能让这个社会进步。我是退休以后写自传的,为什么退休以后写,因为我不再干这个事了,不管说错什么都没关系。但是如果继续干,你说错的东西,可能让所有读过你书的人犯更多的错误。

 

王梓木

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轮值主席

华泰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

 

我想到了《周鸿祎自述:我的互联网方法论》,当时这本书拿到以后三天读完了,然后我就给我们公司的高管买了一批。如果你们要想真正了解互联网,这本书写得很明白,的确从方法论的角度把互联网的实质问题讲得非常简明扼要透彻,我认为这是当时最容易读懂的关于互联网的书。听他刚刚讲这个时代的大背景下,世界都处在一个颠覆的状态,总是有事情发生。最近我也在到处讲社会企业家的概念,现在当代的企业家,特别是92派以后,不仅仅是为了挣钱,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使命就是承担更多的社会责任,推动社会进步,我觉得周鸿祎《颠覆者》这本书里面讲的就是这些事情,是为这个社会提供一些大家能够探讨的规则。

 

范海涛

知名作家

 

我从哥伦比亚大学毕业之后在华盛顿工作,后来机缘巧合下老周联系上我说写书的事。本以为帮老周写这个书特别容易,可是当我每次用特别专业口述历史的方法给老周做访谈的时候,他就特别抗拒。而且我发现只有两种情况我能见到老周,一种是老周突然有一个会议,我在交通工具上可以对他进行一个小时的采访,另外一种情况就是他生病了,因为这段时间他干不了别的事。但老周是很有魅力的,有一次他拔了一颗智齿,疼痛不堪,我写了大概十万字,我问你要不要这个时候看一下,因为他那天没有上班,他说行你来吧,来之后整个半边脸是肿的,但他特别认真地把这十万字看了,然后进行了一些沟通,这个瞬间老周蛮吸引人的。

 

提问环节


问: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但是开发的负面影响怎么评价?

周鸿祎:举一个例子,手机游戏让人上瘾,但这是大多数互联网公司很重要的商业模式。今天我们做技术的人,可以站在哲学高度看,但包括手机对人是不是有害今天也没有办法下结论,所以在我这个层面就是很难作哲学的评判。

任志强:大家可能看过一本书叫《未来简史》,这本书提出第一个问题就是人类对大自然的破坏就是农耕,如果人类学不会农耕就不会对地球造成这么多的破坏。但人要去解决这些问题,因为你要在此生存。

问:当下有一个特别热的概念叫区块链,我想问一下周总怎么看待这个概念?

周鸿祎:我最近在恶补区块链的知识,我相信这个东西存在有它的意义,但是它的意义是不是像很多人吹得这么大,我觉得不一定。我现在正在学习区块链知识,对区块链的了解程度跟你一样,你给我两天时间,几天以后我写一篇我对区块链的理解。

 

向周鸿祎赠送《苹果》

 

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轮值主席王梓木代表中国金融博物馆赠送由中国金融博物馆艺术中心聘请艺术家专门定制的艺术作品《苹果》给主讲嘉宾周鸿祎,并合影留念。

 


荐书

 

《颠覆者》

周鸿祎

 

《野心优雅》

任志强

 

《魔鬼的牧师》

[英]理查德·道金斯

 



互联网金融博物馆是全球首家专注金融科技主题的博物馆,于2015年5月18日在北京海淀区互联网金融展示园开业,展示面积2000平方米,是中国金融博物馆(集团)麾下第四家非营利博物馆,是集金融创新、金融科技和金融文化社区三位一体的公益博物馆,包括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区块链等内容。随着对金融创新的关注,金融技术也创造出一批专注于金融文化的群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