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07-14  【精彩回顾】杨涛:金融供给侧改革与金融科技创新|博物馆金融大讲堂第117期 · 苏州


7月13日下午,第117期“博物馆金融大讲堂”在中国基金博物馆成功举办,邀请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中国社科院金融所研究员杨涛,带来主题演讲——“金融供给侧改革与金融科技创新”。

本期“博物馆金融大讲堂”由中国基金博物馆主办,支持单位为苏州工业园区金融管理服务局,媒体支持单位为苏州工业园区管委会网站。共有来自社会各界的200余人现场参与,感谢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支持


主讲嘉宾


杨涛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副主任

中国社科院金融所  研究员


认识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从经济供给侧到金融供给侧改革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源起

2015年11月10日,习近平总书记主持召开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时首次提出。

2015年:强调“三去一降一补”(去产能、去库存、去杠杆、降成本、补短板)

2016年:继续深化

2017年:强调“破、立、降”(大力破除无效供给、培育新动能、降实体成本)

2018年:“巩固、增强、提升、畅通”新导向(必须坚持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不动摇,更多采取改革的办法,更多运用市场化、法治化手段)——强调“六稳”


中央金融思想的主线索

一、2013年11月,十八届三中全会“决定”对金融改革做出了全面部署。此后,金融改革围绕构建更具竞争性和包容性的金融服务业、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稳步推进汇率和利率市场化、加快实现人民币资本项目可兑换、完善金融监管等五个方面展开部署。

二、2014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改善金融支持,服务大众创业、市场主体创新。

三、要积极营造有利于创新的政策环境和制度环境,对看准的、确需支持的,政府可以采取一些合理的、差别化的激励政策。要改善金融服务,疏通金融进入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企业、小微企业的管道。——2015年7月17日 习近平在长春召开部分省区党委主要负责同志座谈会时的讲话

四、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金融需求。发展普惠金融,目的就是要提升金融服务的覆盖率、可得性、满意度,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金融需求,特别是要让农民、小微企业、城镇低收入人群、贫困人群和残疾人、老年人等及时获取价格合理、便捷安全的金融服务。——2015年11月9日 习近平在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八次会议上的讲话

五、2017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今后3年要重点抓好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精准脱贫、污染防治三大攻坚战。


金融结构性供给侧改革四大层面剖析

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

一、找准金融服务重点

中小微企业、民营企业(金融服务于供给侧改革方向)

二、金融体系结构调整优化为重点

(一)银行业机构体系:

中小金融机构、小微和三农金融服务、市场退出机制

(二)资本市场体系(基本制度、科创板):

多层次支持体系——郭树清:直接融资方面需要做更多的工作,我们要建设一个更强大的资本市场,这个资本市场能够更好地支持创新企业的发展,特别是我们应该发展多层次资本市场,包括大型的交易所,包括区域性的股权市场,也包括私募基金、风险投资基金,这在国外已经被证明是很好的投资渠道,但同时失败的可能性也比较大。所以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很多方面的。——股市的国际影响

(三)产业金融(支持现代化经济与产业):

选择那些符合国家产业发展方向、主业相对集中于实体经济、技术先进、产品有市场、暂时遇到困难的民营企业重点支持。——产融结合的严控与反思

(四)创新动力:

发展更多依靠创新、创造、创意的大趋势,推动金融服务结构和质量来一个转变。


在稳增长的基础上防风险

实体经济健康发展是防范化解风险的基础:为了防风险而“自残”,将带来更大风险;

需求侧管理政策、工具仍然需要运用,供给侧、需求侧有机结合;

强化财政政策、货币政策的逆周期调节作用,确保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坚持在推动高质量发展中防范化解风险。


金融监管能做什么?

一、补短板

(一)金融市场基础设施:支付清算基础设施(大额、小额、证券)、关键信息基础设施、金融业综合信息统计(健全及时反映风险波动的信息系统)、完善信息发布管理规则(避免金融信息混乱影响预期)、信用体系。

(二)延续第五次金融工作会思路,继续管住人:管住金融机构、金融监管部门主要负责人和高中级管理人员,加强对他们的教育监督管理,加强金融领域反腐败力度。

(三)重中之重:让决策层看到所有的资金流动情况。(不仅是反洗钱)

二、继续完善监管

加强监管协调,坚持宏观审慎管理和微观行为监管两手抓、两手都硬、两手协调配合。加强基层金融监管力量,强化地方监管责任。


把金融改革开放任务落实到位

一、要把金融改革开放任务落实到位,同时根据国际经济金融发展形势变化和我国发展战略需要,研究推进新的改革开放举措。

二、要提高金融业全球竞争能力,扩大金融高水平双向开放,提高开放条件下经济金融管理能力和防控风险能力,提高参与国际金融治理能力。






理解大变革时代的挑战

大变革的时代背景

自2018年中,全球经济增长动力明显放缓,今年初以来,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合组织、世界银行等机构纷纷下调世界经济增长预期。但出人意料的是,今年实际经济运行却开局良好,主要经济体第一季度普遍反弹。

主要国家的超预期增长,带来“溢出”效应,拉动全球经济发展,但很明显,这些短期的推动因素多为外在因素且不可持续。


经济增长的源泉

经济增长的源泉包括要素积累和技术进步,其中,要素积累包括储蓄上升带来的资本积累和劳动人口增长带来的劳动力增加。当前,支撑我国经济高速增长的要素环境已经发生了逆转。在上述背景下,当前的宏观调控更需要尊重经济运行的自身规律,避免大规模刺激政策。当然,供给侧政策与需求侧政策,长期与短期都不能相互替代,避免走极端。





金融科技创新与银行数字化转型

互联网金融时代落幕?

“十部委意见”:互联网金融是传统金融机构与互联网企业利用互联网技术和信息通信技术实现资金融通、支付、投资和信息中介服务的新型金融业务模式。

网络借贷:包括个体网络借贷(即P2P网络借贷)和网络小额贷款。



金融科技创新

金融稳定理事会(FSB)于2016年初对“金融科技”做出定义—— 金融科技(FinTech)是指技术带来的金融创新,它能创造新的业务模式、应用、流程或产品,从而对金融市场、金融机构或金融服务的提供方式造成重大影响。金融科技强调将技术作为服务金融产业发展的手段,在具体应用和发展过程中,仍需遵循金融市场的基本规律。

FSB(2017)指出,金融科技创新的供给侧驱动因素是不断演进的新技术和不断变化的金融监管,需求侧影响因素是不断变化的消费者偏好。




金融科技更加重要的使命,是通过资本的力量与金融制度安排,带动底层前沿技术进步,拓展多层次应用场景,间接通过提升技术外溢性,服务于经济增长与社会发展。





中国基金博物馆向杨涛先生颁发“博物馆导师证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