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9-19  【精彩回顾】首期津门金融沙龙

 首期津门金融沙龙 

 

2018年9月15日下午,第三届中国金融藏品博览会开幕式暨首期津门金融沙龙在天津金融博物馆仪式厅举行。沙龙由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担任主持人,原中国银监会副主席、并购博物馆理事长蔡鄂生作为首期主讲嘉宾发表精彩演讲,天津市政府前副秘书长、政协常委、中国财富经济研究院院长陈宗胜,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负责人田利辉,金融博物馆学术委员会委员、天津财经大学教授李炜光现场点评。



嘉宾主讲

主讲嘉宾:

原中国银监会副主席、并购博物馆理事长蔡鄂生


蔡鄂生先生演讲:


能够作为首期津门金融沙龙的主讲人,我感觉很荣幸。但讲什么是个问题,到底大家关心的是什么,我没做过调研,只能把自己的一些思考跟大家聊一聊。


十九大提出,到2050年的目标是把我国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强国是什么概念?就是我国13亿人口的人均GDP至少为4万美元。消息传出后,全国人民为之振奋,世界也很震惊。这也是造成中美贸易争端的原因之一,中美贸易间的问题并非偶然,也有一部分历史因素。天津金融博物馆讲述北洋金融史,那么作为金融来讲,自北洋时代到现在,即便再创新也离不开内涵中的本质。以区块链为例,区块链交易便捷、信息透明、便于管理,但其根本目的是为社会服务。换句话说,金融要为实体经济服务,为投资者和消费者服务。如果没有这个功能,就不需要它来作为中介。货币就是解决物质交换的中介,不管是黄金本位、银本位,还是现在的储备货币、数字货币,基本功能依旧是服务社会。现在我们提出的目标是由规模向效益转化,从经济上来讲,这是一个发展模式问题。从规模到效益的转化实际上也要经过一个历史过程,我们要看到现象背后的根本原因。


现在有一种说法,将如今的经济现象称之为“国进民退”。近几年,民营企业由于服务理念、项目资金等因素,导致在发展过程中出现一些问题。如果只看这些问题,可能会让人失去信心,但从源头分析,你会发现民企发展势头不会改变。改革开放四十年来,我国始终坚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我们不能抹杀推进改革和转轨时期付出的努力。从宪法的角度来讲,两个毫不动摇——毫不动摇地巩固和发展公有制经济,毫不动摇地鼓励、支持、引导非国有经济的发展——已经是支撑宪法的支柱。


现在提资本金不足,当年计划经济时代,财政没有资本金的概念。为了推进经济发展使用流动资金全额信贷,1983年实施银行信贷管理。到现在,我们周边的环境虽然多元化、多层次,但银行信贷如何匹配仍需思考。美国信贷是从基础一层层匹配,而我国则是风险投资与银行贷款混合匹配。记得当初发展太阳能产业的时候,银行追着企业投资,而部分民企老板只看到利润增加,并没有思考企业的发展和管理水平存在什么问题,最终导致经营不善。


在我国经济高速发展过程中,利润积累的同时,问题也在积累。问题累积到一定程度就复杂了,处理的难度也提高了,想要处理复杂的问题,不能一蹴而就。中央明确今后3年要打好三大攻坚战,今年基本过去了,还有两年攻坚战。现阶段风险指数基本清晰,P2P、爆仓问题也基本搞明白了,但是想要解决问题,使其走到轨道上,在金融普惠工作中,不能只说“股票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之类,还要贯彻风险出来以后,作为投资者我们应以什么心态对待。因此,仅凭借现金流、产业转型或者企业经营状况不稳定的现象,不能把当前经济定论为“国进民退”。


2018年7月31日,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了“六个稳”的要求——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预期来源于信心,能否有信心,取决于经济结构的变化和企业之间的变化是不是按照十八届三中全会和十九大的路径走,取决于这种变化能否通过市场在资源分配中获得,取决于“有形手”和“无形手”关系的处理。“有形手”里掌握的不光是服务、资源,还有与市场的关系。土地资源是国家的,金融资源主要由中央控制。在这个过程中,需要考虑怎么能够让经济活动得到保护和发展,以及如何跟上社会发展形势。十九大把发展方向讲的很明确,很多民营企业家的思想也已发生变化,他们是在为企业现在的困难想办法?还是放弃不干了?这需要我们在现实中观察。任何转化都分为不同的形态和类别,我们要看哪种类型是占主导的,如果某一种类型逐渐变大,就需要我们认真思考和对待。


金融风险作为金融系统的伴生物,是一种客观存在。从e租宝到P2P,这些互联网平台冲击了金融市场的发展。为什么e租宝风险积累如此之快?这与平台的扩散性功能有关。互联网方便、快捷,不需要像银行网点一样走程序,风险防控全靠大数据支撑。但大数据内容并非系统性的,只涵盖增长方面,再加上操作者只有算法,并不能操控现实,因此风险积累迅速。我认为造成这些金融风险问题的主要原因有两点:一是人们被高收益吸引,二是金融服务的缺失。想要解决风控问题,不能依靠数据,而是要抓住资产。互联网平台到底是什么机构?手里是否拥有资产?这是平台风险的根。现在P2P平台只知道赚钱投资,投资动向不透明,有些甚至没有固定资产,因此无法屏蔽风险。一些所谓互联网金融机构连本身的清偿能力都无法保障,更不要说查清风险原因。风险投资的处理也是一个系统性工程。银监会要求严监管、强监管,我认为“严”和“强”是对监管机构本身的要求更高了,要做到在依法管理,防范风险的同时促进发展。


新时代要求结构性调整、结构性改革,我们的发展路径由高速增长转变为中高速增长,在速度降低的过程中,如果结构没有得到有效的调整,我认为是有问题的。如果在发展速度调整过程中,我们的产业结构、新旧动能和效益已经开始发生转化,那么我们应该是有信心的、乐观的。


金融是服务行业,首先要思考如何做到服务意识的创新。从服务实体经济的角度来讲,服务理念创新来源于市场现在与未来的发展变化。要想落实银行的供给侧改革和为实体经济服务的要求,必须让金融机构真正面对市场,并且从市场的问题中解决问题。现如今,银行经常说没有好企业,没有好项目,不敢给贷款。不管民企、国企,没有好的项目谁敢贷款?如果是站在这个基点来讲,银行做法没什么问题。但是从现在提出的供给侧结构改革角度来讲,我认为不够。越是没有好项目,银行越要想如何解决实体经济发展,如果在这方面有了思考、有了发展,未来的市场就是你的。


上个月,我和一个大银行的董事长聊天,他作为一名管理者,从没有着急让员工提升业绩,而是站在整个大思路进行思考,将现存的问题、未来市场发展和银行优势相结合。他看到问题会想:问题解决以后,未来的市场大不大?银行的金融力量怎么与之相匹配?难得的是,他不是只抓住一个企业,而是抓住整个市场。现在我们的银行谈金融供给侧改革,其目的也不单单是解决企业的问题,而是要提升市场的高度。现在,我们应该考虑在金融供给侧改革下,如何落实金融不脱实向虚,进行有实际意义的金融服务,而且符合时代要求的角度,我觉得应该这么考虑。


现场点评

点评嘉宾:

天津市政府前副秘书长、政协常委

中国财富经济研究院院长陈宗胜


陈宗胜先生点评:


首先,感谢蔡鄂生主席、魏迎宁主席多年来对天津金融业的发展给予的大力的支持,天津现在是全国少数的全牌照金融区,这跟两位主席前些年的支持是分不开的。我原来做市政府副秘书长工作时主管这方面,对此要特别表示感谢!


正像王巍理事长所说,今天蔡主席的演讲,是以自己从事监管工作的语言而娓娓道来,我听了很受启发。讲了几个大问题,对于金融要服务于实体经济,对于民营企业的发展现状,民营经济未来发展方向,对于金融监管等方面的问题都谈了自己的看法。特别是针对目前所谓“国进民退”的说法,他给出十九大的了一个目标,即坚定不移地鼓励和支持民营经济发展。在这个目标下,未来的发展方向很清楚。因此对于目前这种暂时现象,我们得看本质,不能看暂时和表象。另外虽然有的学者认为我们现在是中速增长,但跟我们过去的高速增长相比现在的确是下行,下行时民企出现这种现象是难免的。不过现在的经济到底是“国进民退”?还是都退了,还是有先有后?用“民退”这个词合不合适?有意识形态化的偏向。可能表达为中小微企业在“退”是不是更确切一点?因为不仅是民企,国有小企业也在下行,不能简单用“国进民退”概括这个问题。蔡主席给我们指出:要透过目前的现象看本质,看我们的发展方向。我觉得很有道理。


蔡主席对金融风险也提出很多看法,这些看法对我们如何处理这些年的金融风险是很好的提示。比如刚才谈到的银行坏账背后有没有资产,这一条提示就非常重要。我们过去在处理非法集资的时候,就特别看重非法集资案例背后有无土地和房产,如果有你就放心了——因为你总是能够收回一些损失。我觉得蔡主席的演讲很有启发性和针对性。我们要结合现实,结合我们工作经验来理解他的演讲,这样就能学习更多,就能够取得更多经验。再次感谢蔡主席,祝贺您演讲成功!



点评嘉宾:

南开大学金融发展研究院负责人田利辉


田利辉先生点评:


蔡主席从发展讲到了风险,中国的发展问题存在所谓内忧外患,中美贸易战发生,中国增长从经济高速到中速,民营企业发展不顺畅,于是出现了这个字眼——“国进民退”。蔡主席指出,对于国、民之间是什么关系,我们应该有一个战略定位和发展目标。我希望把这四个字换成未来发展能够达到的四个字——“国强民富”。哪个进、哪个退是一码事,哪个为主、哪个做什么又是一码事。必须明了市场和政府的边界,让企业有盈利,百姓有富余,国家才能发展强大。对于发展,我们要考虑怎么样把钱用在刀刃上,哪个地方能够真正发展起来,哪个地方能够成为未来的市场。


蔡主席还讲到多重风险,首先是银行坏账的风险。这个风险现在正款款而来——经济不好,坏账正在积累。坏账的解决要靠实体经济增长。第二个风险是新技术的风险。有的老百姓不懂风险,对于投资判断错误,卷入一些P2P骗局,说到底不是新技术之错,而在于监管是不是对乱集资问题进行了有力打击,一个健全的法制社会下才能有金融的更好发展。


讲到未来怎么办,我想需要信任、信用、信心。信任是国家要信任企业家,给企业减税、减费,让企业发展起来,带动国民经济大发展。信用是要把信用体系建起来。中国金融体系以银行为主导,银行往往贷款给国有企业,中小企业很难贷到款。这是一个信用体系问题,我们没有很好的评级机构来平衡企业信用。希望监管当局能在央行领导下,尽快建立信用体系。第三个是信心,只有我们的企业、民众对未来发展有信心,才能实现股市上涨和企业蓬勃向上。有了以上这三点,中国经济绝对是有韧性、有前景的,我们要有信心。


怎么更好地把信心凝聚起来?我认为第一要通过区块链、大数据、云计算等新技术,尽快完成信用体系建设,用它们完善社会治理的各方面功能。第二是在今后发展中,天津应继续作为中国经济第三极。因为天津位置特殊,天津发展起来了,华北就起来了,接下来东北就起来了,西北一下涵盖,直接服务实体经济。实体经济起来了,后面的发展就会比较顺利。第三是金融发展的目标是服务百姓,服务企业,要搞普惠金融,惠及苍生,让金融引领经济发展,我们的未来仍然是非常亮丽的。谢谢!


点评嘉宾:

金融博物馆学术委员会委员、

天津财经大学教授李炜光


李炜光先生点评:


王巍理事长这次推出了金融博物馆的一个新平台——津门金融沙龙。他特别强调沙龙两个字,领导、嘉宾和普通听众一起探讨金融大事,这种平行的关系更合金融本色。金融博物馆这些年的发展激活了天津金融传承。天津从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就是中国走在前列的金融城市。天津金融博物馆门前这条街就是著名的北洋金融街。梁启超、严复等学者首先从天津发出声音,把西方的金融思想、制度介绍到中国。设想一下,如果没有金融博物馆,天津的金融事业的发展也会减去几分光彩,这正体现出金融博物馆的价值和意义。


说到点评,我不是金融专业,而是财税专业。但今天听了蔡主席的讲座,仍然有很多感想,最大的体会是这种从容、大气,是这种信心。我期待今后各期津门金融沙龙也保持这种风格,随意、自由一些。蔡主席在演讲中谈了他对当前中国经济形势、金融形势的看法,这些看法后面有很深的知识背景和经验积累。但他谈出来非常平易近人,通俗易懂,这是沙龙应有的模式。


蔡主席的从容大气,一是来自于多年来指导中国金融监管工作的经验,二是来自他的知识。特别是谈到 “国进民退”问题、中国金融监管问题,他强调国家的发展不可能后退,这给我们一个信心,当前的外部环境比较严峻,贸易摩擦来临,国内民众对于发展形势很容易感到迷惑,产生一些不同看法。在这样的历史时刻,信心非常重要,这种信心来自于我们对以往工作经验的积累、能力的把握,还来自于我们国家有一批成熟的金融家。就像蔡主席所说,关键时刻由金融专家主导国家的金融工作,整个经济形势就能够平稳发展,能够给我们社会和民营企业更多的心理预期。如果民营企业家对于未来有良好的预期,愿意将资金用于风投、用于创新,我们的经济必然有灿烂的未来。我们要把金融稳定住,有金融就有未来。我也期待财税政策像金融一样稳定下来,金融和财税都稳定了,经济就不会有大的问题,我们的经济就会像一条船驶离港湾,驶向大海。谢谢!


主持人总结

主持人:

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


王巍先生总结陈词:


感谢蔡鄂生先生,也感谢三位点评嘉宾。我们希望津门金融沙龙能保持这种风格,就是聊天、互动、交流。我们今后也还要再邀请金融博物馆的老朋友李炜光教授,希望李教授能成为津门金融沙龙的金牌主持人。我们也期待津门金融沙龙成为天津既接地气又有风范的重要平台。谢谢各位。


津门金融沙龙简介

 津门金融沙龙简介 

金融是国家重要的核心竞争力。天津作为近代以来的北方金融重镇,具有悠久的金融历史与深厚的金融文化积淀。今天,天津更成为中国金融发展的核心城市之一,承担起新时代金融发展、金融传承、金融创新的重要职能。“津门金融沙龙”正是为促进天津及京津冀地区金融交流与创新而创设。


“津门金融沙龙” 以大师讲堂的形式,在天津打造学习、分享金融前沿理念与知识的平台。沙龙邀请金融领域监管者、从业者及专业人士,与听众共同探讨金融发展动态,分享新锐视点,剖析金融理念,并由行业菁英主持和点评。“津门金融沙龙”也将成为天津金融从业者和学习者定期交流的契机,并推动形成良好的金融发展与营商环境。每期沙龙在天津金融博物馆举办,并与各界机构、企业合作,打造天津金融品牌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