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8-26  【精彩回顾】由国庆:老天津的商界故事 | 博物馆下午茶第152期

8月26日,第152期博物馆下午茶在天津金融博物馆成功举办。本期博物馆下午茶由天津金融博物馆与天津广播电视台滨海广播联合主办,滨海广播《城市记忆》节目制作人于霁丹女士担任主持。活动邀请由国庆老师担任主讲嘉宾,主题为《老天津的商界故事》。


古语云:“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商业行为首先以盈利为目的,但在商言商的同时,也对推进社会发展、服务民生繁荣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天津这座工商与金融氛围浓厚的城市,近代以来曾是无数商界名人的舞台,发生过许多生动的商界故事。本期活动中,由国庆老师通过讲述天津金融及商业的岁月往事与生活旧影,带我们领略这座北方金融重镇的历史风采。


励精图治振兴国货

 宋则久


宋则久原名寿恒,清同治六年(1867)出生于一个具有钱庄背景的小商人家庭。15岁时,他到天津义德泰绸缎庄做学徒,后来在庆祥、隆聚、德生锦等商号经商。光绪二十五年(1899),32岁的宋则久受聘出任著名的敦庆隆绸缎庄经理。宋则久一直满怀实业报国情愫,光绪三十一年(1905)前后,他与友人合股相继创办天津造胰公司、北洋火柴公司、报国牙粉公司等企业。1912年,他创办直隶国货维持会,以振兴实业、强国富民为宗旨,会员众多。作为一名慈善家,宋则久还频繁资助于天津社会公益事业。他在天津设立了十二处通俗学校,并出资在天津学校较少的地区兴办了六家宋氏小学。


创办天津造胰公司


天津造胰公司是北洋新政时期的著名企业。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八国联军入侵中国后,宋则久面对民族存亡危机与洋货充斥的局面,深感振兴实业、提倡国货的紧迫性。


光绪二十九年(1903)初,鉴于外洋肥皂充斥市场,宋则久开始筹备创办造胰工厂。最初筹备地点设于红桥鱼市黄姑庵东,后来迁至闸口元会庵。公司起步阶段,宋则久得到著名教育家严修的大力支持,严修要求家人无分长幼人人入股。宋则久与严修次子严智怡(1882—1935)等友人募集到5000元(大洋)总股本(每股50元),开始手工制造肥皂、蜡烛等。


光绪二十九年秋,天津造胰公司正式向天津府署、县署两级机关申请注册,首任董事为宋则久、张星五。到光绪三十年(1904),公司采用机制技术生产的新产品试验成功。光绪三十一年(1905),该公司在工商部正式注册,宣告成立。宋则久主持的天津造胰公司以先进技术制造,产品行销各地,驰誉四海,屡获殊荣。其产品还获得过(美国)巴拿马太平洋万国博览会金奖、中华国货展览会优等奖等,累计二十多项。至辛亥革命前夕,从资本额来看,天津造胰公司已位居全市第三,宋则久其人也赢得了实业界的广泛赞誉。


1937年天津沦陷,日寇统治下,市场上日货充斥,天津造胰公司的产品销路大跌,经营惨淡。日军投降后,因市场物价波动较大,公司损失仍较为惨重。解放后,公司经营才趋于正常,并从上海引进了部分新设备,产量大增。直至20世纪50年代公私合营,天津造胰公司走上了社会主义道路。


倾力打造百货售品所


八国联军入侵天津后,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在天津大兴实业。当时正在估衣街敦庆隆绸缎庄担任经理的宋则久,以振兴国货为宗旨,用自己仅有的2万多元,在1913年5月1日接办了原由官营的工业售品总所。最初,该售品所以销售小手工业精制日用商品为主,成为当时国内唯一的一家专售国货新型百货商店。


抵制日货的广告漫画


宋则久励精图治,多方充实国产名优货源,薄利推销,接办后10年间,商品品种从最初的300多种增加到4800多种。为提倡国货,突出特点,该号于1923年更名为天津国货售品所。到1937年前后,天津国货售品所的分庄已遍及北平、河北、山东、河南、山西、陕西等地,商品达万余种。七七事变后,日军侵占了天津。天津国货售品所大力抵制日货,遭到日本人的仇视和干涉,被迫在1939年的时候改名为天津百货售品所。1945年抗战胜利,国民党政府对美国货实行优惠税收,美货充斥国内,售品所为适应新形势,从1947年开设了国外贸易部,销售商品中西皆备,于是将字号再度更名为中华百货售品所。


天津解放后,中华百货售品所经过政府扶植,如获新生,经营情况日益好转。到1956年公私合营时,其商品品种已达万余。同年,宋则久在北京香山病逝,享年88岁。1987年5月在邓颖超同志的直接批示关怀下,中华百货售品所得以恢复,新建大楼营业面积达2200平方米,成为大型百货商场。


开创第一家中国精盐厂

 范旭东


天津盐业史可谓源远流长,明代中叶以来,渤海西岸已开始采用晒盐技术。嘉靖年间,芦台所产原盐被誉为“玉砂”。及至明末清初,特别是康熙年间,芦台盐场大面积废煎改晒,晒盐技术得以普及,产量与质量有所增加,遥遥领先于国内各地,销售垄断了华北、中原的大部分地区。缘此,清末天津出现了一批持有“龙票”执照的盐商富豪,他们发家后或投资实业,或兴建园林,或关注公益,对天津的经济与文化发展产生了一定影响。


1913年,我国化学工业的先驱范旭东远赴欧洲考察盐务,在学到不少先进技术的同时,也激发了他的爱国热情。是年年底,范旭东回国,开始筹备创办盐厂。他先找到恩师——当时寓居天津的梁启超,阐述了办厂的计划,希望老师给予资金支持。梁启超也看到了中国民族工业的希望,慷慨拿出自己的大部分积蓄。梁启超还建言献策,发动友人为范旭东筹集资金。在师友帮助下,范旭东最终凑得5万银元原始资本。1914年9月,中国第一家精盐厂——久大精盐公司在天津塘沽创办。


久大公司克服了旧式盐商的重重排挤,改进技术、扩大规模、创建自主品牌。该公司商标为五角形海王星,寓意自强不息,为民造福。转年8月,久大公司品质纯净、色泽洁白的精盐上市,受到民众欢迎。到1917年,久大精盐工厂已扩充为6家,并逐渐发展成国内颇具规模的近代化工厂。1925年,久大公司已跃居为中国最大的精盐制造企业,引得国内其他新兴盐厂纷纷效仿。在其带动下,天津滨海区域在历史上第一次发挥了强大的工业辐射作用。

1948 年12 月14 日,汉沽解放,人民政府接管了芦台盐业生产,针对经营荒废的盐滩,组织广大盐工积极恢复和改建,使原盐产量不断上升,为社会主义建设提供了必不可少的盐资源。1958 年,私营盐滩全部转为国营,盐场的生产逐步实现了规模化、机械化和现代化。长芦品牌精盐成为全国一流产品,并远销海外。1981年,长芦汉沽盐场公司在国家工商总局注册了“芦花”商标。寓意海盐产业像芦花那样春生秋旺,永不凋谢。


谦祥益名扬海内外

孟养轩


谦祥益绸缎庄是老天津最知名的绸缎庄之一,1917年,谦祥益保记绸布店由孟养轩创建于估衣街。

说起山东孟家谦祥益的历史,可谓源远流长。孟子的第五十五代孟子伦一支在明洪武二年(1369)自直隶枣强迁入山东章丘旧军镇。至清康熙年间的时候,孟家开始发迹,大量购置土地,从事商业活动。至清代道光年间,孟家已由行商变为坐贾,在北京和济南均开设了祥字号布店。


到了庆年间,孟家后代孟毓溪在素有“山东第一村”的周村开设了恒祥染坊。嘉庆末年,孟毓溪的外甥董连元进店学徒,后被委任为经理,恒祥号更名为谦祥益。董连元在任期间,谦祥益得到了快速发展,又相继在各地开设分店,谦祥益的资本迅速累积。约道光十年(1830)左右,董连元在北京前门外东月墙开设分号。由于经营有方,北京谦祥益生意极为红火。此后几十年,谦祥益接连在前门外鲜鱼口开办了谦祥益南号,在前门外珠宝市开办了益和祥,在钟鼓楼开办了谦祥益北号。


谦祥益生意满门、赢利无数,然而孟家的人丁却不似生意那般不旺。孟继頨的夫人年过五十尚无子嗣。孟继頨与尹姓丫鬟于光绪十七年(1891)共同育下一男孩,就是孟养轩。孟养轩天资聪颖,经过培养历练,成年后掌管了谦祥益的产业。


到清末民初,谦祥益发展进入鼎盛时期,除了上述分号外,在天津、烟台、苏州、汉口、青岛多地开设谦祥益绸布店20余处,形成庞大的加工营销系统,总投资白银400万两,比开张之初的资产增加了百倍左右。当时的谦祥益成为全国规模最大的丝绸布匹店,名扬海内外。


如今的谦祥益文苑位于估衣街中段,这里曾是百年绸缎庄“谦祥益”旧址


在孟养轩主持下,谦祥益进驻天津后,分别开设有谦祥益保记、谦祥益辰记两家大型绸缎庄。谦祥益主要经营棉布、绸缎、呢绒、皮货等四大类商品,其中以棉布数量居多。谦祥益深谙“不怕不卖钱,就怕货不全”的经营之道,即使已过时的布料也有库存,以利顾客方便。丰厚的资本也使他们能备以水獭、海龙、貂皮等名贵皮货。谦祥益运用经营场地宽大的优势,推行开架售货,并有一套相应的服务措施。顾客进门远接高迎,无论买多买少均由售货员陪同去货架前挑选商品。对待大主顾更是好茶好烟伺候,不敢怠慢。谦祥益奉行的经营理念类似于当下的“顾客就是上帝”,要求售货员讲话必须和气,讲究语言艺术。对于大路货商品,往往低于市价销售,而一些专有货品的定价则高于一般商品。为刺激消费,谦祥益还曾采用买十尺加送一尺的办法。正由于这些经营方式,谦祥益得以跻身全国知名绸缎庄的前列,久盛不衰。

 

恒源纺织推“蓝虎”

章瑞廷


恒源纺织厂机器轰鸣、热烈生产的景象


光绪二十九年(1903),周学熙在天津创办直隶工艺总局,大兴实业,转年成立的实习工场开始了机器织布业。天津第一家机器纺纱企业——北洋直隶公署官办的直隶模范纺纱厂则于1914年3月在新开河耳闸以南,南六马路北隅创办。此地原有一处浮桥式渡口,纱厂在北岸开办后,渡口又被俗称为“恒源渡口”,每日来往客流量众多。第二年,章瑞廷在模范纺纱厂附近开办了恒源帆布公司。


章瑞廷原是一个小商人,经营洋布起家,他在后来开设的军衣庄承制军装、被服、篷帐等军需品,军阀混战时期,章瑞廷获得了巨额利润。特别是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爆发使军需品进口减少,章瑞廷与军中要员联手经营,财源广进,成为富商(后曾任边业银行天津分行经理,1934年还捐资6万元在南开中学慰亭礼堂原址重建了瑞廷礼堂)。


精明的章瑞廷盘算着恒源若能与直隶模范纱厂合并成一个大纱厂,业务必定会更胜一筹。在直隶省长曹锐的积极疏通、参与下,两厂于1919年重组为恒源纱厂。同时吸纳新股,扩建厂房,添置机器,于1920年8月正式开工。其生产规模进一步扩大,成为当时天津资本最大的纱厂。该厂在天津率先机织平布,所产棉纱、帆布等畅销各地,公司下属的八仙牌、蓝虎牌、跑车牌颇有名望。


1924年,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逮捕了曹锐,目的是要曹锐吐出贪污赃款,但曹锐误以为冯玉祥要杀他,因而自杀。失去靠山的恒源公司处境越来越困难。1935年前后,恒源公司已无力偿还债务,不得不将该厂委托诚孚企业有限公司管理,产权仍归恒源所有。


诚孚公司由银行家周作民、林裴成于1925年在天津法租界中街(今解放北路)开办,具有一定经济实力。被接管后的恒源公司锐意改革,检修机器,提高棉纱产量与质量,同时在天津、上海招募女工进行操作训练,经营大有起色。公司重要的品牌——“蓝虎”商标从原来的单一蓝色印刷更新为彩色,商标上端的花朵中特别标明了“彩”字,以示换装。“诚孚管理”字样也添加到商标的重要位置。


抗战时期,天津的许多民族资本纺织企业无法抵挡日商的排挤,但恒源公司与北洋公司、达生公司凭借较强的实力坚韧地幸存下来。抗战胜利后,法币贬值,恒源借势还清了诚孚公司的的债务,收回了企业。


天津解放后,恒源纺织迅速恢复生产,企业蒸蒸日上。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恒源公司先后更名为精纺毛纺织厂、天津第一毛纺厂。较先进的设备与庞大的生产规模,让企业成为华北最大的毛纺织厂,产品深受海内外消费者欢迎。1991年11月,企业恢复“天津市恒源毛纺织厂”原名。进一步发展的恒源厂不断进行技术改造,并引进德国、意大利新型设备。改良品种、新增花色。多种新研制的布料获得国家级大奖并畅销全国,且远销40个国家和地区。近年来,随着城市工业布局的调整,恒源毛纺织厂在津南咸水沽镇东张庄东再建新厂,走向可持续发展的新征程。


全民游行,抵制日货


近代以来,天津开商埠,通有无,风气日益开化,民族工商业发展日臻繁荣。到天津置地办厂、安家定居的达官显贵、商界名人也越来越多。因此,天津商界便成了这些商人的舞台,上演着各种精彩纷呈的故事。除了上文详述的三位近代实业家,还有百年来在津门家喻户晓的”德华馨“手工布鞋,其经理其赵梓轩兢兢业业、精益求精地经营,树立起良好口碑;怀有强烈事业心的傅秀山,使名不见经传的”金鸡牌鞋油“红遍大江南北;曾和天津谦祥益绸布店齐名的老字号瑞蚨祥绸缎庄,在其老板孟雒川的经营下成为当时世上最早的连锁企业;还有弃政从商、一心兴办实业的陈承修,他募集股本300万元,于1920年5月创办大纱厂,该纱厂生产出来的优质面纱曾风靡全国。


天津近代史上曾发生的那些商界往事虽已远去,但仍留给后人许多遐想、追忆的空间,从中了解在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天津作为首屈一指的大都会,对中国近代民族工商业发展的重大影响及深远意义。



天津金融博物馆下午茶系列讲座自开办以来得到了广大市民的广泛参与,“下午茶”主讲嘉宾来自于各个领域,定期为大家讲述各种不同时期的金融历史,为人们的日常生活增添异彩。最新活动信息请关注天津金融博物馆官方微信、微博,更多精彩活动期待您的参与。



长按识别二维码

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