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11-24  【精彩回顾】周航:大冒险后的真心话—重新理解创业|第69期江湖沙龙精彩回顾

2018-11-23互联网金融博物馆


2018年11月23日晚,第69期江湖沙龙-金融科技特邀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原易到用车创始人周航做客互联网金融博物馆,演讲主题为“大冒险后的真心话—重新理解创业”。东方风行传媒、星创投创始人李静担任主持人,源码资本投资合伙人、原金山软件 CEO张宏江,花点时间创始人兼CEO、原易到用车 CMO朱月怡点评。本次活动由互联网金融博物馆主办,中信出版社协办。


开场白


李静

著名主持人

东方风行传媒、星创投创始人


主持人:很高兴各位观众从四面八方来到这里,我是今天晚上的主持人李静,也是周航的好朋友。周航出了他的新书,对于一个创业的人来讲,一本书是不是真的能带给我们帮助,我不知道。但我在创业的时候,一直买跟我有关的人物的传记,当时看完以后,把重点的章节划下来,尤其是他面临失败挫折的时候,我会拿书签把这页卷上去,我觉得那个鸡血很管用。今天到场的几位是我欣赏的人,他们特别有意思,他们有着创业者的身份,也有投资人的身份,也有着成功和担心失败的一种情趣,特别适合和大家分享。


本期特邀嘉宾


周航

顺为资本投资合伙人、原易到用车创始人



个人经历

我是1994年开始创业的,到现在超过了20多年,是资力非常老的创业者。我创业第一段经历在广东,和我哥哥一起做电子产品的公司。十几年以后,在国外简单休息了两三年,2010年回到国内。当时根本没有什么网约车、专车、共享出行这些概念,我也不知道这个行业,但是我开创了这样一个模式。大家看到今天生活方式有很大的改变,这基于当时的想法做了这样的事,也是做这个事的发端。易到的经历,我回过头来看有三段:


第一段,2010年到2012年,有一年半左右的时间,那个时候除了我们一家没有任何别的跟进,在非常孤独的探索。那种探索让我们自己非常心虚,我也时常怀疑自己做错了行业,怎么还没有人跟进?是不是因为没有需求,是个伪市场。我跟我的好朋友张宏江,我2012年春节前在他们家,我很心虚的问他,你说我这个事是什么事?他说你说呢?我说好像不是个事啊?他说你想干就干吧。这是第一段,非常孤独的一个人试错。到底这个产品应该长成什么样,这个APP是什么样子?


第二段,哪知道2012年以后,突然市场就瞬息万变。从2012年进入到一个愈演愈烈,越来越疯狂的赛道。疯狂到什么程度呢?我觉得是在人类创业史上从来没有过的,至少是前无古人,是不是后无来者不知道,这是非常非常没经历过的商业的战争。


第三阶段,由于各种各样的原因,从开放式的竞争,逐渐到了比较被动的状态,后来我们被并购了,我们这个管理团队逐渐选择了离开,从最初自己创办的公司完全退出,自己也做了一些新的选择。2017年我正式在顺为资本做投资合伙人,尝试着从一个创业者向投资人转化。



领导力

今天我跟大家分享我思考的第一个问题,就是领导力。为什么有这个话题?因为我从易到离开以后,我对自我完全的否定,我觉得我搞的这么失败,我团队的同事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他们也不开心,事情也做不好,都是我的责任。为什么做投资,因为投资只需要判断力。但是,我心里还是有隐约的不愤,我想近距离学习一下,比如雷总,我想,人家是怎么做的?


第一,什么是领导力?难道就是你能管几万人?是你能够命令他们、驱赶他们吗?这个不是领导力,这是领导的权力,如果把你放到那个位置,可能很多人也可以。但是后来我把领导力重新做了定义,我觉得领导力是激发别人的能力。


第二,为什么有第一个发现,就是我突然发现,国内的一些商业领袖、马云、马化腾、雷军等等,他们很显然都是很有领导力的人。但是你观察,他们每个人的个性是迥异的,甚至是千差万别、相互之间矛盾的。我就发现领导力是没有一个标准的模型。比如雷军,特别勤奋,他可以从早上9点一直干到晚上12点,第二天早上还可以如此,我显然是做不到的,我自认为不是一个那么勤奋的人。比如马云,特别会表达,应该是中国最会表达的人。又比如说,我跟别人探讨说腾讯之所以能够边缘创新,就是因为马化腾很有包容性,他说不见得,包容性是因为马化腾犹豫不决,不愿意面对的事情就搁置在一边。多有意思?就说明同样的个性,可能既有好的一面,也有负面的一面。后来我就勇敢的说,要想拥有领导力的一个大前提,就是你得全然不要学别人,反而应该是全然做自己,你只有做到自己,才会拥有真正的内在力量去支撑你向外的力量。





第三,你能领导谁?几万人你能领导谁?后来我突然明白了,你只能领导你喜欢的人。如果你心里头不喜欢他,你就不想和他在一起。只是例行公事,除了公司的需要,根本没有任何动力想跟他在一起。比如经济学家毛先生,我跟他在一起时间比较长,我会发现他被所有人都接受,他很宽容,所有人想跟他一起共事,都想成就他。我进一步想到什么,我们全世界最有领导力的是神,为什么神对我们有这么全然的领导力呢?神是什么?不管你是一个总统、富豪,还是一个小偷、罪犯,在神的眼里,你们都是一样的人,神全然爱你们每个人。所以当时我激发了这样的想法,你可以理解你喜欢的人。很多人说,我这样让甲方喜欢,我因为他这个不喜欢那个不喜欢。我就说,你可以谁都不喜欢。但是意味着你谁都领导不了。你领导边界其实就是你喜欢人的边界。你越太多的不喜欢,就导致你谁都领导不了。


第四,你做了自己,你可以喜欢很多人,一定要进入到与你的特点相匹配的事。举个例子,有一个投资人在A轮最终没有投我。过了若干年我看到他在媒体上说起跟易到的事情,他说,其实当时我觉得想法很好,团队也不错,但是我觉得他们团队没那么狼性。我听起来有点不服,后来我是服气的,因为易到这个事我自己复盘,就我知道是一把明牌。如果当时打起仗来,不是白刀子进红刀子出,会不会也能打得更好?说实话,我觉得可能会好一些,但是,依然不会给我们团队那么多狼性,我不爱拼比,我不那么适应。最后我想到这些的时候我放下了。


简单的说,在领导力这一块,我对自己有了重新的认知。我们如果做了自己,如果喜欢领导,然后去找到跟自己匹配的事情,那么每个人都会拥有一个成功。我的新书有十几个章节,大家关注的重点可能不一样,但是我相信,不管是正创业或者创过业的人,这些话题我们之间一定会有共鸣,期待着能够对创业保持一个交流。


嘉宾点评




张宏江

源码资本投资合伙人、原金山软件 CEO


鼓励失败才能更好的创新

张宏江:在2016年的时候,我在聚会的时候听周航讲了一个小时,讲到他在易到用车的经历,失败的教训等等。我当时一个感觉,周航在分享中没有一点掩饰,没有寻找任何一个借口,那是我跟周航第一次见面。从那以后,我跟他几次聊,就是他是一个真的可以跟他分享想法的人。一般的人写书都希望是跟大家分享能够怎么成功,周航恰恰跟大家分享的是他失败的经历,在失败中学到的东西。给我留下印象最深的就是前面的引言,如何对待失败这件事。我跟大家分享的基本一点是,你觉得你要做一件事,应该享受这个过程。这个是对创业者很好的建议。过去我们三年的成功,改革开放的成功,一拨一拨的创业者成功,我们还是需要更多的根本的创新的东西,或者说我们还是需要更好的一种创新的规划,推广创新规划所需要的核心点就是怎么对待失败。


李静:我考大学我爸跟我只说了四个字,成王败寇。我说,宁作鸡头不做凤尾,我们是多么希望被人关注啊。我那时候应该没有创业氛围,我是另类,买了一张车票跑了,跟逃婚一样,因为我的梦想是电影学院,我跑到电影学院,把能考的都考了,导演系、文学系,后来我考上编剧。我父母不理解,我在北京租了一个房子,租的房子特别破,特别简陋,但我觉得太美好了,因为它是北京,我所有的梦想中的东西。家里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来,中了邪吗?我就一步一步这样,在2000年有了自己的公司。这本书给我最大的感受就是如果我们开始没有那么强的目的性,也没有什么觉得创业就要估值,特别的快乐,我觉得快乐极了。可是这几年一点都不快乐,说实在的,我曾经说公司变大了,有很多员工都不认识。我走到公司楼下的时候,我就觉得我要深吸一口气,我觉得这是我的公司,我能搞得定。我其实今天很累,但从一个创作者的角度,我很感谢我自己在电影学院是学戏剧的,让我有丰富的感官看人生的事情,我不喜欢用成功和失败面对一个人,用豪宅和一无所有评判一个人,希望在航叔的书里面大家找到自己的感受。


朱月怡:我看这书的时候好像回到2011年进入易到的时候,我内心特别感激周航,真的是改变了我人生命运的一个人,如果我没有在做记者的时候遇到他,我绝对不会做一家公司。读第二遍才真的有照镜子的感觉,就是我离开易到,开始自己有一个梦想,我就开始做鲜花,踏上了不归路。自己走过的这四年,说实在的,成功的时间非常短暂,或者我自己能感受到成功的时间太短暂了。我觉得有一两天、两三天,剩下都在低谷里、都在失败。我读这个书的过程就是重新看自己,昨天犯的错今天好像还在犯,可能还长了本事,在犯新的错。我特别喜欢这个书里的理念或者我不停告诉自己的是,可能我们无法从失败中学习成功,可能我们要学习的就是接受它,好好活下去。





朱月怡

花点时间创始人兼CEO、原易到用车 CMO


创业体会

朱月怡:我并不为了创业而创业,也特别不喜欢说自己是创业者。那个代表着把自己定义为是这个公司的谁谁谁了。其实,我觉得张博士说的特别好,我们分析成败,我们分析要不要创业做一个事情,对我们来说可能真的就是人生里面的一个短暂的、有限的游戏,对于有限的游戏才有成功和失败。其实对于我们每个人来讲,在人生那么漫长的岁月里,更多的是没有成败的东西,今天真的有三个年轻人问我,我要不要创业,我真的会问问他,想干嘛啊?要做什么?这个事情非做不可吗?你愿意为它付出多少?会不会让你的人生更宽广?如果是就可以。


张宏江:首先要有自己跟自己过不去的劲,而且有信心能够做到他们的梦想。另外有一点,我看到的一些成功的创业者,其实他们在享受创业的过程。周航的书有一处有描述,说公司成功,对产业者造成正面的影响,但有的公司失败了,却在创业过程中为社会带来正面的影响,就像易到这样的公司。因为这些人对用户的需求如此念念不忘,从而他们一次次失败之后还能够去追求,去完善这种产品,这是我们看到的。做科学的过程其实大部分时间是在试错的过程,任何一个理论出了,当时觉得如此漂亮,像牛顿力学,觉得这个世界如此复杂,被牛顿的力学用三个公式全部解决了,直到后来微观世界上不适用,宏观世界也不适用,就有了爱因斯坦的相对论,量子力学,这个本身就是一个不断被否定的过程。所以我想创业也是一个不断被否定的过程,现在新的商业模式出来,我认为这对于真正的创业者,必须得有胸怀和耐性忍受这种失败,你没有准备到90%多的失败的几率,这个创业很难成功。


周航:我们不能为了创业而创业,好让自己处在创业的状态。我跟很多人的观点不一样,我举个例子,比如对苹果的观察,苹果为什么做耳机,苹果为什么不做电视?耳机如此红海的领域,苹果却依然做出了全然颠覆性的体验产品。但是苹果为什么不能做电视?我们常人的思维,以苹果的品牌,这么多果粉,苹果做电视我相信有很多人都会买。但是苹果为什么不做?因为苹果始终觉得他在做电视这个领域,始终无法做出一个超越其它所有电视的一种完全有颠覆性和超越性的产品,所以苹果就非常克制,不做。我们创业干什么?第一目标不是为了挣更多的钱,这是个结果,我们把事情做对了,当然钱就自然来了。我们也不是为了让自己看起来很忙碌,让自己看起来在创业,我们一定要做一件事情,是对这个社会有所推动的,一定要做让这个事情哪怕是很细小的领域变成过去全然不同才会去做。但是要天时地利人和,你回头看易到用车那个时候,就是移动互联网一个大周期,整个催生了所有的企业,我们那个时候创业本质上都是时代的产物,如果没有移动互联网,不会有我们过去十年这一拨创业。那后面的周期是什么?我们不能表面的只说AI,AI是适合创业者的吗?不一定。我们致力于要做的,一定是让用户价值发生根本性的改变。


李静:我创业20年,认识这种各样的人。我被别人问过这样的问题,说李静你创业有什么感受?我最大的感受就是我跟别人说,如果比挣钱,我肯定是艺人里面挣钱最少的,我错过了挣钱的高峰期。你们知道创业真的不如买房,我其实红的比较早,2002年“超级访问”就红了,当时北京各种房地产商,每个人都让我买房,我都说骗子,我一套房子都没买,现在卖一套房子也比创业公司利润高。我有个同学比我晚红十几年,告诉我一年挣的钱比我们公司多。越比越觉得如果用钱来衡量,创业这件事完全别干了。另外一个角度,我完全是创业的江湖里成长起来的,我原来接触的人是艺人,只能听得懂某一种语言,后来做生意,只能闭着眼往前冲,我觉得我获得了史无前例的勇气,什么都不怕。创业者真的跟钱无关,创业就是做你最擅长的事,做好了就有全中国最牛的人为你服务,你把你该做的事做成了,就有中介公司告诉你值多少钱,帮你融资。



提问环节

问:从创始人到投资人,现在最核心改变的一个点是什么?


周航:我自己的体会是不要那么多的留恋,我们行我们就投你,不行就观察。说的再观察就像说再见一样,就是不见了。过去做企业总想挽救,就是无论如何要把它做好。现在可能更多的是心狠一点。


问:在你最痛苦的时候,有没有反思过自己的战略?有没有后悔?


周航:谈不上后悔,你当时你的认知、你的信息、你的心态,当时你做了你认为最好的选择,这个没有什么所谓的后悔,只不过我们要从过去当中学习,学习当中你的认知能力提高了,你的思维框架变了,心态变了,为了让你以后走得更好,我们做企业不是为了指责自己。



荐书



《重新理解创业》

周航


直播回看


识别下方二维码回看精彩现场直播


直播由陆家嘴直播、新浪微博直播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