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04  【博物馆百佬汇第二期】陈宇:互联网金融浪潮下的生存法则

2016-6-30 互联网金融博物馆


                         【博物馆百佬汇】陈宇:互联网金融浪潮下的生存法则

upfile


导言


2016年6月30日,第二期“博物馆百佬汇”在北京海淀区互联网金融博物馆举办,大陆最佳投资人、聚秀资本合伙人、互联网金融孵化器“江南1535茶馆”创始人陈宇做客本期活动,畅谈“互联网金融浪潮下的生存法则”,互联网金融千人会秘书长易欢欢作为特邀主持人,品钛集团联合创始人COO魏伟,金投手CEO葛林波作为特邀嘉宾出席。


“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专业和成本的认定。之前社会分工是根据成本定义,工作成本更低便被视为专家。但是互联网出现以后,使得可以降低成本,同时做得更专业。所以在互联网时代,成本更低、比别人更专业导致的结果表现出主流行业慢慢被边缘行业渗透,这个过程就叫做颠覆。”

——陈宇


直击
现场


upfile

“他是第三方的研究学者,是金融界各种重大事件的亲身参与者,是年轻人眼中的“网红”,而他的真实的职业是一个投资人。他的网名叫江南愤青,还被万千粉丝称呼为:校长。”

——互联网金融千人会秘书长易欢欢


中国尚未出现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金融

upfile

我今天演讲的题目是“中国尚未出现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金融”,现在的中国互联网金融本质是金融电子科技化,均没有改变金融定义,是新的科技、新的手段使老的业态效率更高,但没有颠覆,更没有打败。


颠覆的本质是以一种全新的方式把你曾经干的事给干掉

upfile

我讲一下什么叫颠覆: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专业和成本的认定。之前社会分工是根据成本定义,工作成本更低便被视为专家。但是互联网出现以后,使得可以降低成本,同时做得更专业。所以在互联网时代,成本更低、比别人更专业导致的结果表现出主流行业慢慢被边缘行业渗透,这个过程就叫做颠覆。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仍属金融业吗?


目前我们看到的互联网金融,本质是把金融电子科技化,表现为用新的技术、新的科技让老业态效率更高,但是它的本质还是金融业,没有对金融业产生根本的改变,这个时候我们要考虑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这种改变是不是一致性的,是不是所有人都可以这么做。

第二个问题,这个改变是好是坏。我前段时间写了“扯淡的金融创新”,提到金融本身不需要创新,金融本身就很尴尬,你如果把它看的太过专一,带来的负面性就会很大。


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理财是什么


我认为真正意义上的互联网理财是大家到一个平台上交易,但不足的是受损是由个人来承担,平台不承担责任,或最多平台承担一些道义责任。比如淘宝,它会出现的问题就是你会发现女孩子在上面买东西可能都会买到假货,这个事情只取决于个人,凡事淘宝并不承担责任,所以你就只能自己承担责任。

所有的结果,凡是分布式平台的商业模式一定是个人承担结果的,这样的结果你就会发现小金额是有效的,淘宝买点东西,买一两百块没了就没了,但是如果让你一两千万没了,你肯定不愿意,淘宝上买钻石买假了你也不愿意,这个时候我们发现真正的平台模式非常难行。


专业、成本及风险承受能力,是分布式平台的三个基础条件

upfile

第一个条件:足够专业。专业人员要通过已知信息,分辨被投资人的优劣。这点我认为99.99%人做不到。举例就像让一个大学生放去贷款,每次都能投资正确,这是不可能的,所以第一个条件是要足够专业。


第二个条件:足够划算。例如:判断正确放一笔一千万贷款,收入12%,收益绝对值相对比较满意;但投放10万块贷款,同样收入12%,最后一年的绝对收益只有1万就意义不太大。所以就需要把标的物仔细审查来计算收益的数值。


第三个条件:风险承受能力。LendingClub里面的投资机构融错力更强,所以整体收益率能达到较高水平。虽然在过去30年里面,LendingClub大幅度、高规模的增长给了市场很大的想象空间,所以估值最高的时候达到80几亿,但普通老百姓的资金额有限,做配资很难实现,远远不能达到机构的收益率。总结这三个条件在一起才有可能做互联网理财,美国基本上具备了这三个条件,所以行业规模更大。


金融是需要强监管的行业


金融监管一般需要事先监管,很难事后监管。例如:去年股灾对于中国中产的伤害非常大。对金融业往往要事先定规矩,事后定规矩就是好人很难得到保护,做坏事的人往往破坏性更大,所以金融业一定是强监管的行业。


我对中国经济最大的担忧


本人最大的担心:虚拟经济和信贷危机集中出现。中国的实业在2011年以后很难盈利;2011年到2015年这个阶段,中国出现了一个庞大的骗局市场,在实业只是维持生产或者关产的状态下,大量的钱从实体里面撤出来,推高了市场上移动互联网的泡沫。



提问
环节


upfile

主持人:我觉得让陈宇判断一下,这个市场上你认为未来3年天使市场,PE市场,真实的估值情况,真实当前的机会和风险究竟在哪里?

陈宇:其实我觉得投资还是有羊群效应的,因为总体而言,他是一个逐大流,很多投资机构拿的都是LP的钱,LP有很大的话语权,资本市场冷是一个集体性的判断,确切说很多人知道没有那么冷,但是他个人投,他会死的比较惨,中国的资本市场到了我们没有办法投资的地步了。

主持人:我想看一个概念,就是大数据,陈宇怎么来看这个事?

陈宇:我觉得对大数据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可以提高概率但决定不了质量,所以我认为大数据有效,比如说在筛选更好的群体进行放贷的过程中,因为信贷业一般表现为10个人里面我们要找出三个愿意借钱且能还钱的人,大数据能让你以最低的成本找出这三个人,但质量高低却很难说。

主持人:互联网理财发展规模很大,但是整个众筹来讲发展规模是非常小。你怎么看众筹未来的发展?你自己实践有一些什么感受?

陈宇:有一篇文章叫“人要改变贫穷的唯一办法就是冒险”,实际上99.99%人不愿意承担风险。众筹起不来的原因是全球都做不大,核心是这种商业理念和商业模式只有极少部分人才愿意去玩,而这也证明了世界上只有极少部分人才能赚大钱。所以我觉得众筹就是一个小众行业,因为它的受众特别窄,做了这么多年,全球众筹的规模加在一起大概都不会超过30亿美金。


嘉宾点评环节

upfile

品钛集团联合创始人COO魏伟:如果你是一个解决问题的心态,我们不要看我是什么模式,这个模式是不是讨投资人喜欢,是不是明年就要上市,是不是我的估值能是500亿还是100亿,我特别认同陈宇说的利润,既使今天我问的质疑哪怕是批评,我唯一想说的实干者总要看到机会,不然我们没有办法生存。


嘉宾点评环节

upfile

金投手CEO葛林:陈宇说的经济大势投资的环境,确实是经济周期造成的情况,我们现在资产价格太高了,刚才说的假现象十分同意,但是我认为互联网金融在中国全面超过美国的。

upfile

主持人易欢欢代表互联网金融博物馆向陈宇赠送“田芒子”苹果雕塑纪念品

upfile

博物馆百佬汇 

博物馆百佬汇是为互联网金融博物馆量身打造,面向精英群体推出的一档精品栏目,旨在打造高端交流平台,邀请互联网以及金融领域的重磅嘉宾齐聚于此,分享从业经验,展望金融大局,讲述人生经历,畅谈生活体悟。带给观众别样的感观与情怀,尽享智慧与思维模式的碰撞。


下期预告:博物馆百佬汇第三期嘉宾宜信集团CEO唐宁将受邀做客互联网金融博物馆,请持续关注中国金融博物馆官方微信、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