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7-21  【上海·江湖】葛文耀:并购的价值观


640.jpg.jpg

他是一个重要国企的代表人物,如今是上海国际时尚协会会长,在过去30年风风雨雨当中,他带着国有企业在上海,在全国大规模地推动新建、并购等一系列商业模式,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


在位于上海市的并购博物馆,我们迎来了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第43期江湖沙龙,上海国际时尚协会会长葛文耀先生讲述了他在中国过去三十年,特别过去十几年来所经历的风风雨雨。

640.jpg.jpg

                                             葛文耀先生与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共饮江湖老酒


葛文耀:企业精神造就精英企业

我认为评价思想政治工作的标准,是企业人的素质。第一是业务素质,从经理到门卫都要学习业务,否则我们无法应对武装到牙齿的外资企业;第二是敬业精神,我们花了很多的人力、物力、财力做思想工作,先不要讲大公无私,能做到先公后私都算不错的;第三是职业道德,包括我自己身体力行,28年我没有给自己亲戚朋友家属送过一个生意。其实思想工作是实实在在的,企业里面一定要讲精神、讲愿景、讲理念。包括我们做企业,中国市场上低端的产品基本上全是来自中国,所以当时我们提出一个愿景,就是要做时尚产业的代表,这个是很重要的。


葛文耀:不是所有的资本都能去并购
应该对保险基金、信托基金要有一个限定。有些国外的并购基金专门收购破产的企业,因为老鹰不吃活的东西,只吃死的东西,所以他的资本增长很快。现在保险基金跟信托基金都可以并购。我觉得并购一定是好事情,比如像现在的并购俱乐部。今天我来到并购博物馆开了眼界,中外的并购历史都有,这个博物馆很全。但是在中国市场上初期,好多资本不怎么规范,包括信托根本没有做投后管理的团队,并购基金一定要有个很强的团队,因为他们是专门收购那些不行的公司,真正的并购基金我觉得一定是有门槛,有条件,不是说所有的资本都能去并购,像我现在做的PE是小股权,小股权不谋求我的控制权,大股权以后就谋求控制权,资本和创业者有矛盾,关键就是你是什么资本,资本还是不一样的,它要谋求控制权。 640.jpg.jpg葛文耀:发展中国自己的奢侈品牌
我仔细回想了一下家化是怎样一步步走过来的,这么多年以来,大家形成了共同的价值观。第一,对市场反应要快,顾客第一;第二,顾客第一要靠员工来实现。企业就是为顾客提供产品和劳务,从家化来讲,当时我们对市场反应比较快,不是像外资企业这么慢,我们反应是非常快的。我在家化权威很高,但是我从来不滥用权利,在决策上我也采取民主形式。而我现在出来做了很多事情,比如做了中国本土奢侈品牌。我有一些前瞻性,2007年我给上海政府写报告,要发展时尚产业,当时我说三个背景,第一,重化工已经到了73%,消费工业只有20%左右,以前轻重工业是50%对50%。两个五年计划,没有一个省市把消费品作为支柱产业。当时消费品企业倒掉以后,低端的都是中国的,比如说饮用水、食用油、洗衣粉、白色家电、黑色家电,但是毛利高的基本都是外国品牌。

观众提问


观众:葛总,您好,我非常敬佩您。从企业家角度来说,当您离开家化以后,您是如何看待家化以后的发展?谢谢!
葛文耀:我有一个儿子,但是在我心里家化就是我的女儿,在掌管家化的28年里,这里的业务情况就像我的身体一样,我非常清楚家化的问题在哪里、优势在哪里。现在我做的事情非常有意义,我在采访上也讲,以前我只做一个家化,现在我做许多品牌,还帮助其他公司做。比如去年投了韩束,投资后我做了一些管理,他去年做到90个亿,零售已经超过家化,这样我能够为中国的品牌做更多的事情。还有,讲到另外一个层次,我现在是时尚联合会会长,希望通过基金帮助这些企业做好。
640.jpg.jpg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王巍向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会长葛文耀先生赠送交子
观众:您好葛老师,我是一个银行投行部员工,我们看一个好的并购,首先看他的公司母体再看并购标的,那么我想问一下什么样的并购标的是好标的,您是怎样判断的?
葛文耀:这个其实不用我判断,外面文章太多了。你要去并购,首先你要有这个实力,你会去做这个企业的战略规划、品牌定位、组织架构、业务流程,然后你才去并购。PE其实是小的股权参与,我们只能做一些投后服务,但是对它的影响是有限的。并购就不一样了,并购必须要有这个能力。今天周末期刊来采访我,我说为什么保险基金和信托基金不能做并购,国外的并购基金有充分的准备,所以他能做好,所以我建议以后对保险基金跟信托基金只能参股,不能控股或者不能全资,应该这样管理。




特邀嘉宾精彩发言

本期江湖沙龙特邀主持 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 王巍:葛总讲的非常出色,在这一小时里,他讲了历史,讲了他非常纠结的现在,又讲了很有雄心的未来。我们在场的这些人可以看得到这个行业的发展,一个行业需要一个好的企业,一个好的企业需要一个核心领导人,显然葛总就是一位代表。他代表着这一代人,他在国有企业奋斗30年,从濒临破产的小厂一直到与全球企业鼎足而立的大企业,这样一个辉煌的历史。我想在座的每一位都会有一种共鸣,特别是今天这些年轻人。640.jpg.jpg


中欧陆家嘴国际金融研究院副院长 刘胜军:

这个沙龙叫做江湖。大家提到江湖,首先想到是什么?葛总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从我的角度来看,提到江湖,首先是想到英雄。那什么叫英雄?英雄当然是有能力的,就像武侠小说一样,武艺高强,像葛总这样的企业家,这是现代的英雄,商界的英雄。英雄除了你的能力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要有真善美。从小大家都经常听这个词"真善美",但是要做到真善美,要坚持真善美,可能是非常地难。我们今天是讨论并购,对家化的事情大家也有很多的思考。

640.jpg.jpg


知名投资人 高宏:

听完葛总的演讲,他的人生酸甜苦辣我能体会到,他的历史实际上就是中国国有企业的一个改革史。葛总能把一个400万资产的小型企业带到400个亿,证明了什么呢?证明了他人生第一阶段的成功。一个人的发力,前面是要靠积累的,我见过无数的人都要摔无数个跟头才能过来的。包括葛总离开国企,离开家化,实际上也是前半段的成功,又回到他人生的原点再启航、再长征,在这个长征路上,今后的路会非常难走,非常艰辛,跟他过去呼风唤雨会有很大的差异。中国奢侈品这个市场才刚刚开始,葛总现在进入这个行业,是一个非常好的机遇,一定能做出辉煌的成绩。

640.jpg.jpg


上海赛领基金合伙人 张锐:

葛总的话启发了我,做了这么多年资本,我就在想,资本本身可能逐利性非常之强,但是作为控制资本的人,还是有它的社会价值取向。考虑到资本本身对于股东逐利需求的满足,管理人的价值取向,考虑到跟管理者之间互相依靠的关系,我想最比较平衡的结论,还确实需要资本跟其他各方面的互相尊重。美国几十年前就有一个概念叫做利益共同体,这个企业既不是简单说是股东的,也不是说管理层把控其他人不能进来,也不是简单像员工福利友谊万岁的情况,实际上是一个利益共同体。利益共同体各方都有所尊重的话,这个企业才能真正的欣欣发展,这是做了这么多年资本以后,我们应该采取的态度。

640.jpg.jpg




快问快答


问1:您最向往的生活方式是什么?

葛文耀:精致优雅的生活,这是我当时为家化定的定位。


问2:除了家化的成功,您最自豪的是什么?

葛文耀:我曾经推动了海棠湾的开发,结果发现了三亚,但是我现在后悔了,因为应该把三亚这么好的资源留给后代开发,三亚属于后发优势。


问3:您最欣赏的一位历史人物是谁?

葛文耀:周总理我比较佩服,他非常智慧,非常儒雅,而且鞠躬尽瘁,这是我自己学习的榜样。


问4:您最沮丧的时刻是什么?

葛文耀:我人生有三次磨难,这是第三次,人们都说我有小金库,弄得在很小城市的同学和很偏远的亲戚都为我担心,那个时候比较沮丧。






后记


葛文耀先生,一家重要国企的代表人物,一位重量级的金融人士,30多年的企业掌门人身份到如今华丽转身,自由从容地筹建时尚产业风投。

岁月虽在他的额头上刻下了皱纹,却不曾在他心头留下痕迹,一碗“江湖”老酒接一段谈笑风生后,令到场观众如痴如醉,流连忘返。

江湖浩瀚,波澜壮阔;艺术中心,宁静致远。江湖沙龙,洞悉天下。

640.jpg.jpg



最后再次感谢所有在炎炎夏日里的与会来宾,我们下次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