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1-26  【精彩回顾】沈阳·老照片、明信片展览开幕式沙龙丨百年奉天旧影,几度梦回盛京

2017年11月25日,百年奉天旧影,几度梦回盛京——沈阳老照片、明信片展览开幕式沙龙于产业金融博物馆讲演厅举办。


李大庆老师来到产业金融博物馆,他通过自己收藏的老照片、明信片向我们直观地展示了清末、民国及伪满洲国时期的沈阳城,也让观众了解到照片背后的那段或美好、或心酸的历史。


此次展览内容包括“盛京三十二景”、“奉天同善堂”等多个系列200余张沈阳老照片、明信片,是珍贵的历史资料和艺术作品。


对老沈阳的历史,李大庆老师如数家珍,其讲解引人入胜,一幅幅老照片在他的解读下变得饱满、可爱。观众们也孜孜以求,显示出极大的兴趣。

李大庆老师致词

李大庆老师谈到,老建筑保护,一直是个难题。使用何种材料、依靠怎样的修复技术可以在不破坏老建筑年代色彩的前提下保证其安全性;城市历史色彩和经济发展之间如何取舍等,都是亟待解决的问题。


沈阳西塔建于崇德五年(1640年),塔旁建有一座喇嘛寺院,名为“延寿寺”。


由于过分残破,西塔于1968年被折除。1998年,为恢复“盛京八景”之一的西塔和延寿寺,沈阳市建委筹措了3000万元专项资金,在原址上按照西塔原貌进行了复建。

奉天西塔


复建后的西塔与延寿寺

一些老照片,不仅承载了城市的文化记忆,其本身也极富审美价值。


如下面这张照片,从拍摄对象来看,照片左侧宏大华丽的古典主义建筑与右侧朴实儒雅的中国传统建筑交相辉映,两种迥然不同的建筑风格反映出当时中西文化的剧烈冲突,而如此差异的对象却协调在同一画面里,又体现了中华文化的兼收并蓄,暗合中国人“中庸”的哲学观念。


从审美角度观察,构图上,整个画面被分成四个三角形,简洁有力,富有美感。色彩上,画面左右一明一暗,对比强烈,令人不觉单调,而照片右下角的白衣女子又很好地消除了画面左右色彩强烈反差产生的割裂感。再加上对路上行人动态捕捉的恰当好处,这张历史与艺术并重的珍贵照片,成为李大庆先生的珍爱。

奉天四平街(中街)

谈到下面这张照片的时候,李大庆先生的眼里透着沉重,照片记录的是奉天中央广场,中山广场的前身。


中央广场始建于1913年,是沈阳最早的广场。广场中心立着一根从下到上逐渐变细、酷似刺刀的汉白玉柱子,这是日本人为纪念日俄奉天大会战的纪念碑,碑文上书有“明治三十七年日露战役纪念碑”字样。1919年,日本人将中央广场改名为浪速广场。浪速是日本城市大阪的旧称,拿来做沈阳城内一座广场的名字,可见日本的昭昭野心。


无论是列强相争却涂炭中华大地的日俄战争,还是日本侵占东北的九一八事变,都说明了国家弱小,民族就无希望。历史必须被铭记,即使心酸。背负历史,砥砺前行,是每个中华儿女应尽的责任。


奉天中央广场(中山广场)

“八·一五”光复后,国民政府在原来的刺刀碑基础上建成了标语碑,并在上面涂上“国家至上民族至上”字样。为纪念国父孙中山先生,浪速广场更名为中山广场。


国民政府时期中山广场

1948年沈阳解放,广场中心18米高的标语碑被推倒。1968年国庆前夕,为给祖国献礼,中山广场更名为“红旗广场”,中山路也改名为‘红旗路’”。而今天的中山广场则是在1969年为纪念建国20周年进行的大型改造中形成的。


1967年,沈阳军区政治部成立了‘毛主席塑像办公室’,由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任总指挥,鲁迅美术学院雕塑系田金铎领衔组成创作组,在广场中央建起一座高达10米的大型毛泽东全身塑像,底部装饰革命纪念群雕,取名《毛泽东思想胜利万岁》。


《毛泽东思想胜利万岁》雕塑

有美术理论家在总结文革时期的雕塑作品时,认为这件由鲁迅美术学院创作的作品和四川美术学院创作的《收租院》是那个时期出现的两件精品。


这组作品创作历时三年,是当时全国最大的合成树脂雕塑,花费180多万人民币,令电车为之改道。其工程之大、历时之久居建国以来城市雕塑之最。


2003年8月16日,中山广场开始了最近一次改造工程,用还氧树脂红漆和玻璃钢给主席像添上“新衣”。


改造后的中山广场

广场群雕

一个伟人的巨型雕塑,一个经典的挥手姿势,还有众多活灵活现的浮雕人物烘托。作为全国惟一保存完整的毛主席雕塑广场,中山广场的价值弥足珍贵。


在活动的最后,李大庆老师说,衡量一张照片是否有意义,起决定作用的就是时间。只有经历时间的检验,有价值的照片才能脱颖而出,成为珍贵的历史资料,而具有珍贵历史价值的照片,往往又是极富美学价值的艺术品。


今天,这些老照片和明信片陈列在产业金融博物馆,让更多的人得以了解那段难忘的历史。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们将愈发有价值,有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