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2-16  【精彩回顾】第110期下午茶| 戴立宁、高西庆:金融稳定与安全

2017-12-15互联网金融博物馆


前情提要:

2017年12月15日下午,第110期博物馆下午茶活动在互联网金融博物馆举办。台湾财政部原财务次长戴立宁,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清华大学法学院“郑裕彤讲席教授”高西庆做客互联网金融博物馆,为大家讲述“金融稳定与安全”,中国金融博物馆集团理事长王巍先生担任本期下午茶特邀主持人。


开场白

王巍

中国金融博物馆理事长


感谢各位,我是王巍,特别感谢各位能在今天下午赶来互联网金融博物馆参加第110期下午茶活动。今天我们特别荣幸邀请到曾经当过台湾证监会主席、保监会主席、银监会主席的人物。我注意到他是因为他写的两本金融杂文,特别有台湾国学根基和文化功底,那种举重若轻的优雅让人非常有感触。今天本来在参加重要会议,在北京忙里偷闲,我赶紧请到他来到互联网金融博物馆,和年轻的朋友聊一聊两岸的金融。同时也邀请到我们的老朋友,也是大家都比较熟悉的,曾经当过证监会副主席的高西庆先生。我和他有近30年的交情,1987年开始我们就已经考虑如何建立证券市场,那时候很多在座的各位还没有出生,中国很多城市还在用粮票、布票。高西庆先生回国后,亲自参加了推动中国证券市场的整个筹备过程,我回来比较晚,做了其中一个证券公司的创办人。他的经历非常之多,做的最后一个职务是中国最大的主权投资基金“中国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总经理,现在在做教授。两位主管金融监管的负责人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来到这里,这是缘分,感谢他们。接下来让我们有请戴立宁先生和高西庆先生来和我们共同分享!有请!


戴立宁

中国证监会国际顾问委员会原委员

台湾证券管理委员会原主任委员


回顾证监会历程

戴立宁在证监会时我创立了“五指理论”和“戴立宁原则”。先简单说一下五指理论,首先证券市场信息应该充分揭露,所有的证券商、交易所要提供一样的信息服务,所以是最灵活的食指。但是信息远比在撮合之前重要,因为决定价格,我把它分配在中指,因为它高瞻远瞩,不偏不倚,早期是媒体扮演这个角色。以前我把证券市场所使用的会计师、律师放在食指,因为它提供服务。但是我越来越期望把会计师和律师从食指的功能移转到中指,扮演如何保证信息的公平公正、及时和真实。无名指是戴戒指的手,证券市场最有钱的是上市公司的老板,所以他的任务应该把他的公司经营好,这样投资人才会有利益。小拇指,原来大拇指是证监会,在我工作分配中,五指理论中证监会是小拇指。小拇指是没有力量的,证监会必须要自己了解,面对着越来越扩张的事情也是无能为力的,真正要做的是透过法律,把整个市场重新做一个规划,这是我的“五指理论”。


那个时候推进改革很辛苦,永远是呼号声、反对声。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上市的标准下降,结果马上就有人反映,让不好的公司上市不是害投资人吗?但在证券市场中所谓好与坏不是绝对标准,而是相对标准。我们知道产业是有周期的,你把标准定高了以后,夕阳公司最容易上市,一旦上市之后会害死投资人。但是想让大众来接受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所以大伙儿给我定一个名字,叫“戴立宁原则”。当初报纸上用的时候是一个负面词,但是没有等到三个月就变成了一个正面词。其中第一个原则是把市场交给市场,凡所有可能影响市场的事情不要去干预,管理的目的是让市场机制能够有效的发挥;第二个原则,把管理交给效率,谁管得好就交给谁。第三个原则,把公道还给绩优股。


高西庆:我记得当年和巴非特聊起市场的事情,他说你最重要的任务就是一个,说服你的股东。戴主委说他最需要说服的是他的领导,中国证监会的领导最重要的也是说服自己的领导。《圣经》里有一句话“上帝的归上帝,凯撒的归凯撒”,证券监管本来只是一个很窄的事,只管市场里违规的行为。可是我们给了市场上帝的工作,找到市场领域中专门赚钱的公司,这种没有人做得了,必须由市场做,这就是为什么共产党十三届三中全会说“我们要让市场对资源配置起决定性作用”。就是你不能人为的确定什么人往哪儿走,市场的各个参与者必须干什么,必须不能干什么。只有一件事,不能骗人,不能造假,这个就是证券监管部门唯一的责任。全世界市场已经走了四百年历史,在某一个强势的部门和市场对赌的时候,最后长期来看,强势部门一般都是失败的,市场就是市场。我是人大代表,我给人大每年都写提案,虽然提案没有人愿意看,但是是真的公开的。提案说“建议修改证券法”,说明证券监管部门没有分配资源的职能,就是不能去决定什么样的公司是好公司,什么样的公司可以上市,这不是你的职责。如果我们的政府真的觉得这是政府必须管的事,那么教给政府其他部门来管,比如发改委、国资委,但是就是不能教给证监会管,因为证监会的职能是警察的职能,如果给警察职能的同时又给他分配资源的资源,就像一方面做裁判员,另一方面又做运动员,那么一定会出问题。



高西庆

中国证监会原副主席

清华大学法学院“郑裕彤讲席教授”


怎么看待中国资本?

戴立宁各位可能不清楚,我们股票的价格特别贵,很多上市公司股票市盈率是100倍,甚至200倍,荒谬到无以复加的程度。什么叫做100倍,就是你的本钱投下去,100年可以回本,请问你愿意做这样的投资吗?假如不是,那你为什么做这些事情,所以中间有太多的期盼,显然不是正常的情形。那么我们怎样改善这个事情?一个破旧的杂货店,老是卖一些旧货,价钱又贵,请问投资人会进来吗?所有的财务报表都是以前的,但是投资是投未来。你看以前的记录再好有什么用,就像我刚才讲的黄昏产业,所以说我们要看未来。就像电子业开始的时候都需要烧钱,需要大量的钱,但等到他赚钱时就不需要你的钱了。但我们证券市场上市标准正好相反,你赚钱的时候允许你上,你需要钱的时候对不起没门,这就是为什么我们国内有这么多好的公司被赶到美国去。台湾有一段很有名的话“通往地狱的路,往往是善意造成的”,很多时候我们都希望把事情做好,但是往往把事情做坏。所以真正要做的是把这个共同的信念建立起来,通过有效的分工、合作,协力把事情做好。


高西庆中国股市的换手率早就全球第一了,从90年代中期以后,上海、深圳两个交易所的换手率基本上300%到400%,当时全球平均换手率低于100%,欧洲换手率在60%到80%之间,那么为什么中国的换手率这么高?因为中国文化就是这样,中国老百姓勤劳又聪明,也比较爱钱。但是如何用什么样的机制,使得这个东西变成正面的东西,变成对经济,对文化、对整体社会治理起正面作用的东西,这个更为重要,这是政府可以有所作为的地方,可是我们恰恰做得不够。我们做的很多事,看起来表面上要把事情搞得很好,我们的监管部门,不能说百分之百,至少绝大部分监管人员,包括领导,其实都希望自己的子民们能够皆大欢喜,人人都能赚点钱,利益均沾。但是做事的方式恰恰走到相反的力量上,在座的年轻人可能体会不够深,我们都是有家小的人,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就有体会了,尤其自己的孩子长到10几岁开始反抗的时候,你忽然发现你原来以为说什么对就什么对,但是现在不是那样,尤其城市的孩子,三四岁的孩子就开始回你的话,再过几年,你经常发现他好像说的真的比你对,十几岁的时候就没办法了。中国证券市场已经快三十年了,你还觉得证券市场比你弱吗,没这事。中国证券市场合起来集合的智慧,比你证券监管部门,比你政府的所有部门加起来的智慧强大得多。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认识到什么事是我们该做的,什么事是我们有能力做的,什么事是我们应该放弃的,这是最重要的问题。


精彩提问

易晓

中关村银行监事长


易晓民营银行是这两年兴起的,但很多的民营银行经营的不太好,韩国、台湾的很多民营银行都倒闭了,请问这对中国的民营银行有什么样的启示?

戴立宁民营银行是这两年兴起的,但很多的民营银行经营的不太好,韩国、台湾的很多民营银行都倒闭了,请问这对中国的民营银行有什么样的启示?在金融界里面,安全永远放在第一位。关键的问题是我们怎样让他们安全,银行就是很好的例子。把银行的制造定得极难,因为没有竞争,是相对保护至上,永远赚钱,所以就不会倒,所以你的存款一定安全。但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对价是什么,是金融服务品质的低下,因为没有人和我竞争。但是还是会发生问题,也会构成安全问题。金融机关管理者的处理方法非常简单,你反正都会赚钱,所以我把他纠正一下,以后不可以再做了,待几年就赚回来了。纵使赚不回来,窟窿太大了也没关系,我打个电话,银行这么赚钱的行业,有兴趣来承担吗?一个小烂摊子,五年大概回本,我想很容易找到。

关键的问题是监管怎么处理,我们必须用管制执照的方法来妨碍竞争,我们的金融管理单位和我们的老板讲说,千万不能放,放下了以后后患无穷。事实确实如此,就像台湾一样,我们一口气发了16家银行的执照,现在剩下的不到8家。以前大家要做银行赚钱,因为是保证赚钱,执照很难,现在谁都可以拿到执照,请问还赚钱吗,这是竞争问题。对市场来讲,进入到有效的竞争是好事情,关键的问题是安全。银行经营有成本,假如银行亏损,这个亏损应该是谁承担,肯定不应该是存款人。换句话说,你有足够的资金可以承担风险,哪怕倒了,存款人也不会受损失,这就是所谓的安全。但是我们误以为,银行安全就要保障银行老板经营的安全。事实是我们真正要保证的是存款人的安全,只要存款人安全就好。


高西庆现在一些国家有强制性存款保险机制,中国现在也开始有这个,原因是因为存在银行的人是最保守的。证券业不一样,因为炒股票就说明你的风险偏好值已经大大高于存在银行,如果你担心你的钱被别人骗走,放在银行就完了,拿那一点点利息就够了。当然中国的环境特殊,中国人会受到这种各方面文化的影响。自己觉得,因为我认识很多像我们的阿姨,打扫卫生的工人,说这点钱不炒股票更没钱了,问题就在这儿。证券业原则上要保证最起码的生活,如果没有足够的风险承受能力是不能做的。我在社保里做了四年多,对全世界社保机制也了解很多,社保机制就是这样,明确的说要社保的钱其中一部分是第三支柱,只许你投在什么地方,别的地方别投,投了就活该,政府根本不能管。否则的话很多人说搭便车,大家都去搭便车,反正挣了钱是我的,赔了钱是政府的,这是不对的,这样对整体的机制是不利的。


合影留念

活动结束后,中关村银行董事长郭洪、中关村银行监事长易晓代表中国金融博物馆赠送两位嘉宾金融牛作为纪念。


总结感谢各位书友对中国金融博物馆书院的肯定,感谢全国各地书友的大力支持,阅读丰富人生,江湖洞悉天下,智识启蒙下午茶,我们下期见~ ~~



互联网金融博物馆是全球首家专注金融科技主题的博物馆,于2015年5月18日在北京海淀区互联网金融展示园开业,展示面积2000平方米,是中国金融博物馆(集团)麾下第四家非营利博物馆,是集金融创新、金融科技和金融文化社区三位一体的公益博物馆,包括互联网金融、人工智能、大数据和区块链等内容。随着对金融创新的关注,金融技术也创造出一批专注于金融文化的群体。

开馆以来已有超过6万人次到馆参观,其中包括18位部级领导、全球区块链商业理事会主席、总裁,迅速成为北京乃至全国金融科技领域重要地标。博物馆也是很多金融机构举办年会、董事会论坛的首选举办场地。